• Nov 13, 2006

    我们为什么爱杂志之六——放下武器还是继续坚持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76.html

        40年前,《明报月刊》创刊,金庸愿意用《明报》集团的资源优势来养这么一本充满学者风度的知识分子刊物,承担它的可想而知的亏累。他在发刊词中写,“只有独立的意见,才有尊严和价值”。
        当时香港文化界有一句话,“和他有仇,就劝他拍电影;和他三世有仇,就劝他办报纸”,在这种环境中办一本如此定位的月刊,如同是把胸口放在枪口前。金庸说,“我不是不知道危险,当时年少气盛,干了就干了,我们决心保卫中国文化,《明报月刊》内容措辞很温和,我们决不刊登暴力文字暴力文章,但我们曾经为它拼了性命。”那时的背景,是英文为官方正式语文,也是职场上的优势语文。
        《明报》下的《明报周刊》当时在娱乐杂志里称老大,给明报集团赚了很多钱,尤其是80年代香港娱乐事业的黄金时期,纯利润就有两亿多,后来《明报》上市,社会环境在转变,文人办报的风向标转为商人办报,报刊成为老板的私器,《明报》的商业味道也更加浓重,重视市场是理所当然并且相当迫切的,赚钱都是放在首要(后来金庸把《明报》卖掉了又是后话)。但《明报月刊》却一直在坚持当初集文化、学术、思想为主的宗旨,被称为是“打从历史走廊穿行过来的”。期间又经历了金融风暴和香港经济衰退时期,读者阅读心态十分飘忽,香港杂志销路日渐萎缩,甚至个别名牌杂志也在这场狂飙中没顶了。《明报月刊》还能够维持下去,订户不跌反增近一倍半,到现在发行量从来都不是香港第一,但是它相对稳定,虽没有上升,但总体在赚钱,这可以说是一个异数,靠的是它的文化地位和社会地位、公信力。现任总编辑潘耀明说,传媒的市场定位很重要,要么完全迎合小市民,要么定在一个特定的读者群。
        这个定位,其实是一面探索寻找,一面挣扎奋斗。说到这个,《万象》的经历也很相像。
    分享到:

    评论

  • 事实上,《明报月刊》根本就不赚钱,明报集团里赚钱的大概就是《明报》、《明报周刊》、《HI-TECH》,《亚洲周刊》和《明报月刊》招牌很响,但说到赢利,还差了点。仅靠几页图书的广告是没法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