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31, 2006

    感情洁癖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85.html

        有一天晚上正在忙着整理资料呢,甜心们把我拉进对话框里也顾不上说话(我现在真的在MSN说话越来越少了),等消停下来后回看她们说的话题,真有意思,尤其是瓜瓜,一上来的第一反应真可爱。
        第二天一大早去开会,为了不迟到打车走,结果快到时桥底下有车祸给堵上了。下车走路的话大约还有一站地(那一段总是重复走的路实在是很枯燥),不比坐在车上一步一挪的感觉踏实,因为可以把焦虑转嫁一些给司机,并且在成本核算的小算盘里,已经耐心挪了好久了,下车后万一突然通了,先前的花费的等待和耐心好不可惜,更何况好像看到马上就有通畅的希望了似的。在犹豫的当口,时间过去了,车却也没挪动多少。后来还是一横心下车走路了,结果虽然还是迟到,但还不至于迟到得太厉害。
        后来我借题发挥地联想到了前晚甜心们MSN大讨论的话题。对待有裂缝的感情,不也如同堵车的道理么,把希望寄托在基本不靠谱的渺茫无望和不可能上,还不如把决定权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上(嗨多老土的话呀,虽然我真心想表达一个与众不同的比喻,可是我如此不新颖老调重弹。)再更加清醒一些以后,你会顿悟原来你们的圈子、交往朋友如此不同,甚至形而上地说你们的人生观交集也很少,为了他你无形中接纳退让的委屈太多……恭喜你,你躲过了一劫,看到了这层,你的免疫力也从此多了许多。
        电脑中了病毒可以清盘重装,感情也可以。我们等待风暴退却,期待雨过天晴,其实我们清楚在心中,有些污点如此顽固,没有什么能将它消除。对于感情洁癖的人来说,无论对方是无心之过还是迷失方向的蓄意欺骗,与其缝补裂缝,不如独自走路。
        如若不然,就得隐忍吞声,跟那个心魔做斗争,这样的日子,实在不好过。缝补裂缝是一件很努力很辛苦的事情,丑陋枝干上的花朵,如果要求它健康的成长,那么只得废弃黄金律的构图法。如果这个人值得如此对待,担当得起这样的海涵,倒也不能说不是件有瑕疵的好事,但缝补留下的痕迹也永远会在那里。
        其实,这样的道理,反想一想,不光在感情上是如此,在工作中,为人处事上,都是一样的。
        昨天又重看了一段徐晓写的话。1975年她无端入狱,两年后带着“严重政治错误”的尾巴被释放。没有比这种不同寻常的经历更能让一个人在若干年时间里如此强烈固执地反思与探寻“怀疑和信任”这个命题的了:
        “在忠诚与背叛成为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随时都要面临考验的社会里,对其中任何人的不怀疑又是理性不允许的。我最终放弃了怀疑,却并不是因为把握住了信任,而是因为承受不了怀疑之重、怀疑之痛。那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既不能坚定地信任,也不能执着地怀疑,人与人,就这样在信任与怀疑之间游走,那看起来无比重要无比宝贵的东西,就这样无所依傍地被悬在了半空,成为可有可无似有似无的抽象。但那时我并没意识到:放弃信任与放弃怀疑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那相当于放弃了信念。”
        这个时代比前好了很多,至少不会再有彼时的那种畸形扭曲,“中间人”的无可奈何不会再有了。不过人心需要面对的此类问题都是永恒的,虽然有时候前提条件会不尽相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现实一种 Oct 31, 2007
    完美的收梢 Oct 31,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