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3, 2006

    生物的多样性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91.html

        那天快乐地在外边玩耍呢,不得已接了一个电话,真是很败兴。搂不住火地又忍不住要教育对方,说的话也像个书呆子似地文诌诌企图跟伊讲道理。可是对一个一眼已经看透心术不正不晓得自尊心和羞愧心的人,无法在一个层面上对等沟通不说,再动气地教育这么多一个劲地想纠编实在是浪费精力,不如把这个思辨的脑筋放在看书和思考哲学命题上。可见我的修行还是有点没到家。
        倘若伊在一两件错事之后彻底改邪归正现出了纯善敦厚的底子,那倒也是个圆满的结局,原谅他和不原谅他的人都会就此噤声,这世上谁没有犯错辜负和被辜负呢。只可惜伊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另一面,还是依然将“恶”无限度地放大,没有底线,那只能说明真相只是个“伪善”而已。那是把大约三分之一的精力花在狡辩、推卸责任、玩弄骗术、不认错不吃亏和反过来常有理地指责他人这几个关键字上的习惯,“藏得很深”、做事善于“投其所好”等等诸如此类的是使他能短暂性获益的原因(这些既需要良好的记忆力和随机编故事的技巧,同时也可想而知常常会令他自己感到疲惫不堪),这有赖于大学里专业教给伊的逻辑思维以及稍稍掌握点心理学的底子,只可惜没有用在正道上(这也是祖国高等教育中关于人格素质教育那部分很失败的范例呀)。圆滑虚伪的心机让伊曾经借助工作职位之便投机地敛财,伊确实也把财看得很重,不过但凡有阴暗面的事业肯定好景不远,后来的结果印证了这一点。关于伊的事情我准备写成长长的一篇文章。不,一篇文章的容量可能还说不完,这个人物真可以当做小说的一部分素材了,活灵活现地可真是太好了。不过照我上面用的这些常见性贬义描述词,可能会造成错觉觉得这跟任何一部文学作品或者是我党地下组织里常常冒出来的那种危险小人无异其二,这样的人物在戏剧情节的设置里简直太稀松平常司空见惯了,不过倘若我再添加一些实惠的血肉,我敢说那可真的是一个人性复杂多样性的好故事。
        我说这么多是为什么呢,其实伊跟我毫无瓜葛。只是手底下可真痒痒,想着把伊设置成几个人物里面的一个,那个小说好像就已成型了似的。
        话外音,今天看了个贝托鲁奇被禁的1976年长篇巨著《NOVECENTO》(简直像史诗一样的4个多小时,真好看,有残酷的历史大背景,也有戏剧诗化的人物表演和台词,罗伯特·德尼罗和杰拉尔·德帕迪约年轻的时候可真俊朗,两个big man之间的过手,他们恐怕都没想到自己后来有了那么大的名声、塑造了那么多的好角色吧,最好笑的是还有全裸出了镜!)记住的台词之一是,奥尔毛不敬地对阿尔弗雷多说,“你父亲是一个寻找尊敬的小偷”。那么,伊呢,伊是一个处处在寻找正直的小偷。
        季老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说,“据我的观察,坏人同一切有毒的动植物一样,是并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据我的观察,我还发现,坏人是不会改好的。这有点像形而上学了。天下哪里会有不变的事物呢?哪里会有不变的人呢?我观察的几个坏人偏偏不变。几十年前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我想给他们辩护都找不出词儿来。……我但愿有一个坏人改变一下,改恶从善,堵住了我的嘴。”
        最后一句话,我不由得偷笑了几下,我想象季先生写出这话的模样,就像是为小事争夺上风的童年打架中打不过的那个负气小孩似的。可谁说不是实践检验出来的真理呢。
        应该为人生中远离这样的龌龊小人而高兴。如果你的生命经验中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那么祝贺你你是个可爱的温室公主,不能给你讲你所理解不了的一些常识。如果遇到了呢,不妨怀着一颗兴致勃勃的心情去观察人性,就像可爱的毛姆先生那样。“我喜欢吃美味,也不介意吃难吃单调的饭菜;我喜欢结识各种各样的人,也包括我不愿再见面的人。揣摩一下那个人究竟属于哪一类人,并将他与你所认识的同类人相比较,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个人也许不很聪明,他甚至会显得有些疯狂,他也许是邪恶、虚伪、粗鲁、低俗或者野蛮的,但他是独一无二的!他简直就不属于我们这个群体。如果你爱研究人性你会为此兴奋异常,你觉得与他交谈会给你和聆听伟大音乐作品有同样的愉悦感。”
        苍蝇营营役役地在美味佳肴上趴了很久之后,终于得到了它想要的东西,然后终于飞走了。苍蝇也有苍蝇的人生呀。
    分享到:

    评论

  • 哼哼,让所有恶人都头生疮,脚流脓,中间跑蛔虫
  • 喜欢毛姆的话!“我喜欢吃美味,也不介意吃难吃单调的饭菜;我喜欢结识各种各样的人,也包括我不愿再见面的人。揣摩一下那个人究竟属于哪一类人,并将他与你所认识的同类人相比较,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个人也许不很聪明,他甚至会显得有些疯狂,他也许是邪恶、虚伪、粗鲁、低俗或者野蛮的,但他是独一无二的!他简直就不属于我们这个群体。如果你爱研究人性你会为此兴奋异常,你觉得与他交谈会给你和聆听伟大音乐作品有同样的愉悦感。”生活中总是有你喜欢或不喜欢的人,趣味相投,相见恨晚。不投,老死不相往来!但是今天的社会需要毛姆索说的这种人,他们能更好的生活在这个社会里!
  • 坏人是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哈,这话好象很有道理。知道自己坏的人,可能还没坏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