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2, 2006

    恋恋三季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97.html

        昨天MSN上难得一见的mour说她正在写博客呐,我就又跑去像往日三顾茅庐一样辛勤地去给她增加点击量,孰料blogcn有故障。早上起来又去看,哦,原来写我呐,没看几行,没出息地给哭了。哦,不,绝不是村上春树笔下再三出现过的那个隐忍的“吞声哭泣”,而是郭德纲式的“我很欣慰”。
        要我说我如何“心安理得”地开口向他们求帮助;我如何感动她和华林几天之前就在一直在叫我过去,给我过了一个暖心的家庭生日;当我应景地戴上那个纸做的王冠,我如何忘不了好好先生像看滑稽戏似地略微张着嘴巴,以一种恍若洞晓一切似的意味深长看眼前这个只因喝了一点小酒就变得满脸通红的干妈,脸上泛起了饶有兴致的笑容……这些这些,可能能写长长的一篇,可这动机就像是为了回应mour这一篇似的,也太像是场面上你来我往的逢迎,未免有些太世故了。所以我选择不再多说,我只是把这些感念放在心里。好的幸福通常会过眼云烟了,可能是因为它们得来容易,或者这样的幸福通常缺乏耐性会比较容易流于平淡,患难的记忆反而才历久弥新。是的,大多时候是这样。
        那些初见面时的细节,她可比我记得清楚多了,透过她的字,我好像又看到了那年夏天,那两个时常来往于飘着火锅香的朝内小街和民风淳朴的东四大街的女孩,用她一年前的话说是“正在努力把生铁捂热”的那两个清汤挂面女孩,是的,只记得黑亮亮半肩长发,七分牛仔裤,一点也不暴露的纯棉T恤,丝毫没有过把头发染黄和烫卷的欲望,也不通晓描眉画眼的手艺,心不在此,全不在此,试过一条黑色紧身成熟的蕾丝连身裙,然后又把它们悄然挂在原地。那个时候,二八年华,可真好。
        这一年两年,我不能断言说我比别人变得明智了多少,或者我依然保有百分百敦厚纯朴的本色,际遇要求我有时会往这头或者往那头走上两小步,就比如因为现下的工作,我需要了解那些如日中天的鼎鼎大名,以及他们每一季的动向和新设计,要晓得摄影构图的机巧和服装搭配人物状态的美感,尽管其中一部分内容恐怕未必是我的真兴趣;或者可能我自己不知不觉因之变得臭美了,要么我就是找借口,因为我的天性本来就是挺臭美的。不过最关键的是慢慢我学会了把懊恼降低到最低值,这不意味着同时也降低了对生活和对自己的要求,我仍旧期望自己能变得愈益完美,尽管那个完美总是不会到头。“眼因流多泪水而愈清明,心因饱受忧患而愈敦厚”,前人先我们自己悟到的那些智慧,之前它们那么多年就已经存在于那里了,个中滋味和捱只有自己才知道,不过始终有一只耐心的耳朵,那是福祉。我只是越来越控制住不对她说一些残酷的、阴暗的、能让她做恶梦的故事,我怕这些惊扰了她的宁静,那真是一点一点经营起来的好日子。有时我看到她身边有别的同性朋友了,我偶尔会泛起15岁的小嫉妒,像《同学少年都不贱》里的恩娟和赵珏,像小时候那样霸道地想,啊你的文字里没有我,你有另外的挂心了。多么好笑的小心思,但是,有谁能够替代我或者替代她呢。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好了,说说和季节有关的。
        包东尼为什么起了个《恋恋三季》的名字呢,除了是因为用诗情讲了三个被赋予气质的故事。也许四季当中总有一个他不喜欢的季节吧,是冬天吗?
        很显然还没到时候,姑娘们却早早地翻出了好看的围巾,她们很会收拾自己,想着法子给不同颜色和材质的长袖短袖T恤搭配厚的薄的鲜艳的素色的围巾,用发蜡把头发弄得篷松凌乱,然后早早就穿上换季的衣服,忽略掉“热不热呀”的好心发问,要把自己弄得亮亮丽丽的增加异性缘。
        衣服还是去年的那些旧衣服,只不过压了好久好久的时日没穿,便有了fresh的感觉,冬天深色的衣服会让鲜艳了一个夏天的人变成沉静和另一种好看。早一步抢在别人前面开始过冬了,为这些装饰花尽了心思,也派生出了很多乐趣,那种精心装扮出的风情走在街头果然是让人眼前一亮。动用了心思和心机的人总是容易被接纳。可是能够持续多久呢,当真正的冬季开始的时候,这种fresh的感觉马上也就会变得稀松平常了。
        每一个换季的当口,对待这些衣服的心情,就像是一场恋爱,像对恋人,新鲜感过去以后,要尽量把对旧衣旧装扮产生的了然无趣和腻烦心理降低到最低值,除非隔三岔五地添置新衣,但那无非只是让新鲜感保持稍长一些而已。不过,好在,不用等待太久,新季会重新再来,像他为你或你为他突然做了一件出其不意的贴心小事,重又欢颜起来,生活多了点情趣。如此的欢心失落交替,两个人之间的博弈制衡,就这样一段一段走下去,高低起伏。
    分享到:

    评论

  • 喂,历练了这么久,还是这么容易被感动,这点有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