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9, 2006

    what\'s \u4E0A\u6D77\u6EE9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599.html

        “你将肩负英国皇家的重大使命,去上海开辟皇家的事业,上海县城的东面是黄浦江,它是上海的生命线,在上海北城至吴淞江之间约一公里的滩地,现在仅是滩地,但这里扼守黄浦江和吴淞江,不仅是兵家必争地,也是发展商业的最佳位置。你到任后,必须实施和完成这一使命,就是争取把这块土地成为皇家的居留地……”
        《旧上海租界史话》可以当历史教材或者地方志来看,信息量虽然非常密集,每个章节却写得紧致有序,没有讨厌的赘言繁语,很值。照说旅途中看这样一本书一定是傻了吧,可是却看得很入定不想撒手,晚上11点熄灯以后急得五脊六兽,坐在车厢最边上的座位伸长脖子就着洗手间的灯光一气又看了二十多页。
        已经看完的三分之一处,从南京条约后上海开埠讲到淞沪铁路的兴建除,心里就是一个字,气!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较先进完善的市政建设体系对华界的经济虽然影响巨大,但终究还是外人在自儿个家地头上居心叵测地撒野使横,而且胃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名正言顺,大清政府偶有清官,多为昏朽,君子缄默,小人猖獗。前面这段话,就是签订中英《南京条约》的英国侵华军全权代表璞鼎查对追随其多年的炮兵少尉巴富尔说的,这个巴富尔,后来被任命英国驻上海第一任领事。

        外国人在租界内租赁房屋或营建住房,必须与通知中国地方官,转报立案,但是数量和面积并没有条约限制。中国业主是否可以将土地卖给外国人呢?这是谁也没有碰到过的问题,上海道台也弄不清土地的所有权和领土管辖权的区别,他们认为将中国私人土地卖给外国人几乎等同于将土地割给外国人,是丧权辱国的行为,于是就出现了一种名为租赁实为绝卖的土地转让方式——“永租”。
        永租之后,承租方可以再将土地转租、转卖给任何人,所以永租后原业主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对土地的拥有权,永租实际上就是绝卖,只不过换了一个名词而已。永租的方式既使上海道台解除了疑虑,同时也保证了外国商的投资信心,原业主每年也有年租可拿,于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外滩沿江的土地就被“永租”一空了。后来租界的道契价值等同于黄金,甚至比黄金都贵。
        呜乎哀哉,无语了。

        现在呢,“万国建筑城”的名字怎么听怎么好像透着一股子沾沾自喜的意味,可知大多数曾经沿用过的英文老地名,都可能连带着一个屈辱的历史。
        比如。当时条约规定,外商在中国的通商口岸长期区住,不可妄到乡间任意游行以及远入内地进行贸易,距离“以一日往返,不得在外过夜”为限。1848年美国传教士Muirhead擅自进入上海70里外的青浦县散发圣经,混乱中同行的人驱赶围观群众用手杖敲打乡民和水手,双方发生冲突,这就是有名的“青浦教案”。教案发生后,英领事和教会不但没对违反规定擅闯非开放口岸的自己人做出裁决,反而以此事做为向上海道施压要求扩张租界的契机。后来提篮桥附近的茂海路(现在叫海门路),就是以这个嚣张的Muirhead的名字命名的。

        再来看看租界的几次野心觊觎扩张。
        英租界:
        1845年的英租界,洋泾浜(今延安东路)以北,李家庄(今北京东路外滩)以南之地,界路(今河南中路)作为西界,总共占地830亩。
        1848年“青浦教案”之后,上海道同意并承认英租界的扩张,它的北界伸到苏州河南岸,西界扩张到西面的一条小河泥城河(今西藏中路),租界面积由原来的830亩扩大到2820亩,几乎扩大了三倍半。
        1899年,法租界内法军向抗议市民随意开枪的“第二次四明公所血案”发生之后,英国领事再一次借机向中国施压得以扩张成功,英美租界扩充后改称“公共租界”,它的西界伸到了静安寺,东界一直延伸到军工路黄浦江边,面积达到32110亩。
        法租界:
        1849年初建的法租界,南至城河(今人民路),北至洋泾浜(今延安东路),西至关帝庙诸家桥(今西藏南路),东至广东潮州会馆沿河至洋泾浜东角(今阳朔路)。
        1899年“第二次四明公所血案”之后,上海道为不引起更大的外交冲突,将打铁浜(今自忠路、顺昌路、太仓路、重庆中路)以东的地方划进法租界。1914年北洋政府为了打击和镇压上海租界内反政府的活动,同意法租界的扩张,今天延安中路以南,华山路以东,肇嘉浜路、徐家汇路以北的土地全部划进了法租界,扩张后的法租界面积是初建时的20倍。

        我们都不喜欢上海的地名,上海是个在历史里面寻不到根基的城市也倒罢了,怎么会起这些个没创意的地理路名呢。
        1899年改名的公共租界里,英、美双方都对租界管理享有权利,英国人计划以第一任驻上海领事名字命名一条道路,而美国人也提出也要以美国人名来命名一条道路,于是双方一度为道路命名之事陷入僵局。经过几次协商双方作出了一个对双方利益均无损害的方案即以中国省的名称作为南北向道路的专名,以中国的城市名作为东西向道路的专名。就是这样。
        但更大的动机和目的还在另外一些地名里。
        一些路名几乎全部是鸦片战争后英美在华势力范围的影射,南京路、北京路、天津路是用以纪念《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天津条约》的签订地的;九江路、汉口路、福州路、广东路、厦门路、宁波路这些路名对应的城市又正是第一次和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中国被迫对外开放的口岸。

        唉,活脱脱一部屈辱史啊,看得那叫一个义愤填膺。我坐在这里掉了半天书袋,当然得郑重声明感谢薛理涌老师,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极罪 Oct 9,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