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 2006

    郁达夫在看什么书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02.html

        因为在外,总好像是在浪费时间的,于是空的时候拼命阅读以暗示自己好像是不负光阴的,身边带的书奇快地就看完了。正到处想找书店的时候,碰巧坐过站下车的地方看到了博库书店。  
      先说《郁达夫的杭州》,不好看,看完以后像没看一样,如果一个人给别人留下的印象也是这样的话,也算是做人的一种莫大悲哀吧。印象深的是《还乡记》和《还乡后记》两篇,1923年时的郁达夫,因为没钱而又赚不动的窘迫困顿,真真叫一个潦落,弥散全篇的是悲怆无路:“等太阳下山,人家都在吃晚饭的时候,我方才乘了夜阴,走上我们家里的后门边去。我侧耳一听,听见大家都在庭前吃晚饭,偶尔传过来的一声我女人和母亲的说话的声音,使我按不住想奔上前去,和她们去说一句话,但我终究忍住了。乘后门边没有一个人在,我就放大了胆,轻轻推开了门,不声不响地摸上楼上我女人的房里去睡了。晚上我的女人到房里来睡的时候,如何的惊惶,我和她如何的对泣,我们如何的又想了许多谋自尽的方法,我在此地不记下来了,因为怕人家说我是欲引起人家的同情的缘故,故意地在夸张我自家的苦处。”没有丝毫做作地掩示自己最虚弱无力的窘态,这也算是忠于内心忠于自己的文字吧。或者说,作家越想忠于自己的文字,就越得忠于自己的内心。
        1910年,14岁的上中学的郁达夫在看什么书呢?
        “从杭州梅花碑的旧书铺里买来的一大堆书,对我的影响最大的有三部书,一部是黎城靳氏的《吴诗集览》;一部是无名氏编的《庚子拳匪始末记》,从戊戌政变说起,说到六君子的被害、李莲英的受宠、联军的入京、圆明园的纵火等;还有一部是曲阜鲁阳生孔氏编定的《普天忠愤集》,甲午前后的章奏议论、诗词赋公布等慷慨激昂的文章收集很多。”
        “真正指示我以做诗词的门径的,是《留青新集》里的《沧浪诗话》和《白香词谱》。《西湖佳话》中的每一篇短篇,起码我总读了两遍以上。以后是流行本的各种传奇杂剧了,我当时虽则还不能十分欣赏它们的好处,但不知怎么,读了之后的那一种蒙眬的回味,仿佛是当三春天气,喝醉了几十年陈的醇酒。”
        辗转几个学校负笈读书一年之后,他对当时的学校教育感到失望,大胆心生计划回家乡自修。
        “外界社会的声气,不可不通,我所以想去订一份上海发行的日报。家里所藏的四部旧籍,虽则不多,但也尽够我的两三年的翻读,中学的根底,当然是不会退步的。英文也已经把第三册的文法读完了,若能刻苦用工,则比在这种都会学校里受奴隶教育、心里又气进步又慢的半死状态总要痛快一点。”
        “每日侵晨,起床之后,我总面也不洗,就先读一个钟头的外国文。早餐吃过,直到中午为止,是读中国书的时间,一部《资治通鉴》和两部《唐宋诗文醇》,就是我当时的课本。”

        再摘有意思的一小段。那时候仅是出富阳小城坐船到杭州是怎样的光景呢?
        “到杭州去一趟,乡下人叫做充军,以为杭州是和新疆伊犁一样的远,家里非得供一次祖宗,虔诚祷告一番不可,而邻里戚串,也总都来送行,吃过夜饭,大家手提着灯笼,排成一字,沿江送到夜航船停泊的埠头,齐叫着‘顺风!顺风!’才各回去。摇夜航船的船夫,也必在开船之先,沿江绝叫一阵,说船要开了,然后再上舵梢去烧一堆纸帛,以敬神明,以赂恶鬼……”
        “顺风!顺风!……”想像着夜里对着无语的江水这样齐整整的发声的场景,真是一出剧里最原汁原味的一个片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奥克透波温 Oct 2, 2010

    评论

  • 他的时间,我当时好像都浪费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