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5, 2006

    来日之书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05.html

        各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印度和埃及,那给印度的是“华丽”,给埃及的该是“神秘”。

        古埃及,法老们不是自以为是神,就自认为是神之子。他们的木乃伊睡在棺木里,都带着黄金面具,据说,面具能够让灵魂更容易辨认肉身。
        古埃及人相信一个人生来就有两个灵魂,它们分别叫“ba”和“ka”。人生在世,“ka”思索或做梦,呵护或忠告;一旦去世,“ba”就复活,脱离肉身,打着灯笼在附近飞行,据说天上的星星多为亡者之灵。人虽故去,“ka”却未亡,它在墓地里吃喝,然后飞到阴间,为死者铺平道路,然后等“ba”飞回来,它将带上“ba”一起走向阴间。入门阴间之前,还得接受阴司之神Osiris的审判,通过了审判,才能开始过阴间的日子。
        一条长长的墓道,这就是“ka”要铺平的道路。从法老墓里长长的通道上留下的壁画来看,阴间的生活相当不错,可是为了能够到达那里,得遵从一本《来日之书》(The book of the Coming Forth by Day)。按照埃及学家的解释,墓道两旁的壁画就是《来日之书》的图解本。这就像是一本用户手册,指导着死者闯过一道又一道难关,进入另一个世界。
        最引人注目的一章是《最后的审判》,在阴间的审判厅里,Osiris神和他的四十二个助手讯问死者生平,再由长着朱鹭头的月神Thoth将供词记录在纸莎草纸上。最后真理女神Maat还得称一称死者的良心。怎么称呢?Maat将自己的彩羽放在良心秤的一端,再将死者的心入在另一端。心轻者,善也,可入阴间;心重者,恶也,厉鬼吞食;轻重一样又如何?那就更糟糕,因为你的心已经死了。善心无重量,胸无城府,天真无邪。
        与之相比,印度的终了寓言就没这么费事。相信轮回的印度人一旦故去就将肉身放在船上点燃之后顺着圣河恒河水飘流而去,他们把死亡看得很淡很简单。

        埃及和印度两个古国的壁画都非常典雅,却有大不同。埃及壁画早于印度阿旃陀Ajanta壁画一千多年,颜料都取自矿石或植物,但埃及红、埃及蓝、埃及黄,千年之后依然更加活泼艳丽些。
        也许出于宗教的原因,印度的阿旃陀Ajanta壁画人物多取正面或大半侧面,面部丰润,嘴唇丰厚,形体饱满,表情淡定出世,微笑似有若无。而埃及壁画中的人物绝大多数是侧面像,浓眉大眼,俏皮的下巴,他们都略微耸着肩膀,形体苗条,有些人似乎苗条得都不合比例了,无论动物还是人,他们的眼神和表情都非常想像,有着未曾入世的天真和稚气。壁画中的象形文字也有很强的装饰性,根据鸟兽面孔的朝向来读文字的顺序,据说那些无法陪葬的物什都画在墙上了,如有需要它们就会飞下来供死者享用。
        苍穹女神Nut的形象,她弓着身子,十个太阳正围绕着她的身体运行,她的嘴里含着一个太阳,另一个太阳正从她的产道涌出。太阳诞生之时,清晨来临,女神的私处画出稀疏的黑色,地神Geb躺在底下,他的“蛋蛋”和“小弟弟”摆放整齐,放在同一平面上,画法天真得犹如孩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