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4, 2006

    昨晚的梦 - [潜意识的深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07.html

        把它写下来,就是觉得梦里自己整个儿的情绪,嗯,那么。。。复杂。
        我们是怎样相遇的?不知道了,梦的开始没有铺垫,我们并排坐在夜晚酒吧二层的露台上,喝肉汤,嗯,汤很好喝(也许是因为前晚我从小豆面馆打包的萝卜牛腩饭里也有一份冬瓜排骨汤的缘故)。我喝汤的时候,他还从汤里捞着什么东西在吃,因为汤碗放在他的面前,天很黑,我不太知道汤里还有什么好吃的,虽然我感到有点饿了,只喝汤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我们的距离又不便让我开口问他在吃什么。他的星座决定了他喜爱美食,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爱吃,吃的时候不太会想着照顾别人。
        因为倾诉让人面对伤感,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他说,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吗?“我能帮你做点什么”,这一字不差的原话,是昨天beatlesQ在MSN上对我说过的话呀,我像回答beatlesQ一样回答他说,“你帮不了我什么”。
        他就从背后拥抱了一下我,就是那样,我把头埋在臂弯里,趴在烛光闪烁的桌子上,他从背后抱住我,也不突然,也很从容,也理所当然,让我感到很温暖。
        可是很快我说,“你不该这样的”。他就放了手。
        他说,你的博客我经常去看呐。我——天呐,羞死了,那么多内心的东西,都被他看到了,可他从未是我所想象的一个阅读者。
        他说,你现在看的电影可比我多多了,视野比我广(我记得,我们最后的电话里,还在那里交流过阿莫多瓦的《活色生香》吧)。
        我说,其实我早都知道你在**上学了,一个同样也认识你的人告诉我的(这也是真的,前一阵和一个女孩的相识,无意中才知道兜兜转转原来都是熟人,这际遇)。
        我说,城市说大也大,说小也真小,我们能再相遇,也真算是巧合。
        后来,又说了什么,不记得了,走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汤里的是鱼,他在吃鱼呢,是黑鱼,只剩最后一块了,我用筷子捞起来,终于吃上了,心满意足。
        我们都六七年没见了,也没有任何可能再见,怎么会梦见他?真奇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两场戏 Sep 24, 2011

    评论

  • 看表,已经11号了。我有那么好吃吗?
  • 看表,已经11号了。我有那么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