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0, 2006

    城市笔记四——城市需要怎样的艺术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16.html

        前一阵采访左小诅咒,他心态平和,间或有一些个无厘头的句子冒出来,不太多,也没什么刻意。其实采访前也没怎么想过他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然后见到了以后就觉得这个样子挺舒服的,不装。尤其是他笑的时候,眼睛滴溜溜转,眼白在那张黑脸上就显得挺多的,样子特别可爱,像是出了个大家都知道并不怎么高明的阴招之后依然还是有点得意洋洋的没长大男孩。
        或者说我潜意识里觉得有点失望了?——就这样轻松过招了?不太有悬念,他都不太像个搞朋克的了……好多年前采丰江舟时也是,他口气温和得能像个坐办公室的公务员。搞朋克的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呢?穿得乱七八糟钉子链子绳子之类的什么东西都能往身上佩、上上下下叮里当啷堆砌得像个“西湖十景”(哈,刚学来的词)?比如像vivienne westwood跟“性手枪”的经纪人Malcolm Mclaren刚好上的时候设计的那类“时装”,摩托车的橡皮轮胎也能做成紧身裤子往腿上裹不怕捂得皮囊发臭?还是为了哗众取宠尽是些挤兑人的满口脏词?还是跟你说话的当口说等等让我先抽两口大麻飞一下。呵呵,拜托,挺傻*的,这些都过时了。
        他刚刚搬来才一个月的小区冶安非常好,楼也很高,在东四环外边,原来这里还是个脏乱差的城乡结合部,我到不退居士家拜访的时候还曾经得坐个小蹦蹦车呢,现在变成了大路通衢,连小区会所里的保安都学会行使自己的那点小权利不让人在里面拍照只能谈话了。我情急之下说“OK,我跟你们的业主在这里约会,拍几张私人照片难道不行吗这是什么逻辑”,连“约会”这样没过脑子的词儿也给出来了。
        他起初还挺硌的,后来被摄影师折腾舒服了看到自己拍得不错,也乐得进入状态想要再多拍些了。回来以后我们猜测这房子是他买的还是租的,后悔没有问出口。可能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咄咄咄逼人的采访者,采访是什么?就是扯着interview这个师出有名的大旗,赋予了一个人向另一个毫不熟悉的陌生人发问以及介入别人隐私的最正当的权力。

        好好好,绕了这么一大圈,是想说,如今搞前卫艺术的人其实越来越多的成了既得利益的一群人,仅从住的方面看就已经农村包围城市了,城里毕竟路上花的时间少做事效率高好办事。当然了,还有人依旧住在农村宋庄,一类是仍然的无产艺术家,一类是非常非常有钱的,别看家里的摆设都是些灰头土脸的老古董,农村的院子比城里的townhouse还要阔气几百倍,人家可不稀罕什么劳什子“后现代主义”的窗明几净,比不上上坑脱鞋推门有院的随心所欲大平房。连小熊维尼、芭比娃娃都变成中产阶级的玩物了,既得利益的艺术家们,自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来继续无端愤怒了吧。
        从宋庄到花家地、798、费家村、香格里拉公社、已经被拆了的索家村,因为艺术家的聚居,一些地名被弄得像一回事儿似的惹得媒体关注。798我以前写得太多了,我已经不太爱去那里看展览了,除非是一些国际性展览,否则在这里看到的作品总是拿暴露的身体、器官、动物、血腥、暴力、文革、工农兵那老一套的东西说话,苍鑫仍然伸着舌头到处舔,玩世泼皮主义的夸张大脸、翻着白眼仁戴红领巾大家庭、革命时期的标语口号症侯群……几年都不变,有一次我在新开的一家还没来得及刷新的厂房里看荣荣和映里的展览,作品诡异的氛围和厂房里的黑漆漆空洞洞让我感到一阵阵后脊背发凉。这就是中国当代前卫艺术普遍给人的心理暗示,那种玩变形、扭曲、借代、夸张、波普概念的手法总是一个模样。有这样的艺术形态存在过是好事,感谢描述历史和曾经的发生,可是连历史的车轮都要轰隆隆地向前开呢,艺术家们怎么就没有能力出新的创意和点子呢。不要太流连或者过于放大某个时代的细节元素,也不过度地执迷于此,然后做点当下的事情总是好的吧。或许是我的口味变了。
        
        上周跟摄影师去的北湖渠酒厂艺术园,又是一个更加遥远的城乡结合部,大部分有钱的韩国经纪人租了空间,与798大同小异,连作品也是,有几个巨大的红色装置作品干脆就是从798搬过来的。我嘀咕这么远谁会来呢,摄影师说,艺术区又不是给你我这样的人搞的。
        艺术家是需要群居扎堆的,否则嘴巴会很寂寞。地产商也不是傻子,晓得哄抬物价的道理。所以还是既得利益的人才能这样折腾。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LOFT,就像每个港口的城市都有一个外滩。它们被强行把旧厂房与后现代的钢筋水泥设计混搭,却也态度平和,大门随时敞开,来者不拒。总是在鼓吹个性的人也是有理由跟风的。曾经兴兴头头的上海苏河区因为周边环境实在太破旧、苏河水的臭味也实在难忍受而让大部分艺术家进驻之后又陆续搬离了,徒留下美好的传说;现在信誓旦旦要做的是滨江创意产业园、陶家宅1号、尚都里这样新的大型公共空间。而昆明的“上河创库”简直就是798的一个微缩版。
        好像已经有点腻味了LOFT,但是另外的形式是否又欢喜呢?在商言商的上海,“大声展”是在恒隆广场富丽堂皇的一层大空间里举行的,《VOGUE》百年图片展是在美美百货,各种各样的《VOGUE》封面在墙壁和立柱之间无处不在,倒也符合fashion的氛围。如果展览是在外滩3号、外滩8号或者后来居上的人民公园MOMA,或者像多伦美术馆这样的私立美术馆,那收取并不算太便宜的票价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总感觉这样的味道又不对,不是滋味。

        当代艺术与普通人之间该怎样发生关联呢?我想起前两天刚刚看到的陈幼坚在上海双年展上的作品,他把耐克和阿迪达斯、麦当劳和肯德基等等这样的商业竞争对手的的logo在作品中置换,个中意味不言而喻,就很机智幽默。新近在现代城新开的一家emo+的咖啡馆,店铺虽然没有三环边亮马桥的大,但是细节温润可心。一个60多平米的院子,整个二楼的小屋是咖啡屋,以后还想在这里做一个画廊,请各地设计师来做创意。1960年代美国的裙子、箱子;1980年代欧洲的女装小挎包;Levi's501的原始款;奈良美智的邪恶娃娃系列家居用品,凡此种种,这当然只是这里售卖的一小部分,还有无数崭露头角的欧洲和香港服装设计师送来他们量数不多的样衣,价格在800—2000左右。在这里还有一些国内现在年轻新锐的设计师作品,大声展参展艺术家姜剑的个人杂志可以在这里看到,emo+四五个股东都是戏耍广告创意、平面设计界的香港人,而在不久的未来,这里一定会见到更多的本土年轻设计师。100%design是emo+的基调,每一件商品都像做展览一样表明了品牌\设计师和它们的基本来历。

        嗨嗨跑题太远了,我的初衷是在说城市需要怎样的艺术区,可现在说起了艺术家应该是个什么状态、什么样的创意作品和展览才能深入人心。其实这两者也是同一个话题吧,可这又是个多么大的话题啊,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我也已经说成了一锅浆糊。洗洗睡了。


    9月3日  酒厂艺术区













    这个有点。。。强


    王广义的“工农兵大手”


    这也是个作品,腿上还有毛呐


    延长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a,Da,Da Sep 10,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