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 2006

    寻亲记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24.html

    8月29日








    有点像金门大桥






    印日残荷


    太阳晒得睁不开眼


    行走





        天津大爷,他甩着身子大嗓门说着话进了门来,看中了我旁边的桌子,也偏要坐在挤挨着我这一边的椅子上,有礼貌地叫了我一声“姑娘”,请我把背包挪一挪地方。为了那矜持的必要的私人空间,我只得换了另一张饭桌。天津大爷,他穿着白色印浅花的薄绸褂子,没系扣露着光着的胸膛和肚子,如果手上把玩两只磨得发亮的宝贝孪生核桃,或者拎着个百般炫耀的鸟笼,那仿佛就更加齐全了。天津大爷,他甫一落座就不停地吆喝点菜!点菜!点菜!怎么这么慢不待见人呐!及至菜单姑娘应声而来,他又有了另一个新的叫嚷,别(此处念四声)管我点什么菜,您先给送一个菜呀!你们三姐妹开了这么大的餐厅,送一个菜这是当然的应该的!他用余光分明感受得到我在充满好奇地看他,或者他把我这旁观错当作是赞许,于是那声音更加像表演似的逞强得意,甚至脸冲着我来说话,那意思是在询问“姑娘你说是不?”然后等待着我肯定的应和。好容易刚刚安抚住这一波,未几另一波又起,凉菜刚刚上,酒奢还未过半,他便又开始叫嚷着埋(此处念二声)单(此处念三或四声)!埋单!这一次分明是个玩笑,可在他的不依不挠不罢休下,菜单姑娘只好没好气又不能没好气地说等等正在算呐,语气里有强忍的反感不耐烦。天津大爷,他说话的时候虽然混不吝,不过像唱歌似的方言发音却也别有一番趣味。等我专心致志地吃了一会饭,想起他时扭头再看,发现他的碗筷边堆了一堆吃空的蚌壳或者虾壳什么的之外,扔下同来的三五个朋友,人不知什么时候早都不在了。我不由地在心里暗暗模仿着他的口音说:逃单!逃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September Song Sep 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