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3, 2006

    二期工程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48.html

        不管是第一次做父亲还是已经富有经验,当公猴有幼仔需要抚养时,其脑部与记忆和计划能力有关的前额叶区域都会发生变化,神经之间的连接增多,能与特定激素结合的受体也增加。科学家认为,这种变化可能是因为大脑奖赏系统发生变化的表现,对于处在抚养后代过程中的公猴来说,大脑的奖赏系统进行了调整,使他获得了愉快感,从而也促使了它们去当负责任的父亲。

        谋适时给我的表扬和鼓励让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尤其是她特意打来电话着重强调的时候。我最近非常需要表扬和听好话,因为表扬完了有人会幸福。我就如同那只被推到了位置上释放出爱的公猴那样,我的大脑沟回里负责运转奖赏机制的那部分复杂的细胞,因为它们的工作,让我获得了愉悦。感谢万能的造物主啊,这人间还有快乐。
        除了表扬之外,现在我还大批量需求自然科学知识。科学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是让我们获得真理的唯一正道,它让我们通向解决之路。这比感性的可随意发挥的说辞、自我意念的苦苦较力、莫衷一是的回答显然靠谱得多,因为科学是严格、精确和有理有据的。我们总是如此信任它。

        科学家们说,我们的大脑其实是个制造偏见的复杂机器。“人类的理解力一旦接受了一个观点,就会把所有的东西都搜集想来支持和同意这个观点。”1620年的培根就这么说过。现在,一种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仪进行的研究结果证明他是对的。这个仪器可以显示大脑的哪个部位是信念偏见生成之处,以及它是如何在无意中被情感驱动着运作的。
        神经图像上显示,大脑与逻辑推理最相关的部位非常安静,最活跃的部位却是处理情感的那个部位、处理冲突相关的那个部分以及负责判断道德可靠性的那个部位。而且一旦被研究对象达成一个让他们情感上感到舒适的结论,他们大脑中与奖励和愉悦相关的部位也会变得很活跃。
        目前这个研究结果只能证明大脑在处理有关信念的信息时更注重的是情感和道德感的舒适程度,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总会固执各持己见,自我暗示自我说服,对“背后”的东西故意视而不见。如果我们相信这是真的——大脑永远不会带我们接近真理,而只会领着我们在直觉和偏见的道路上一条路走到黑,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照这么说,陪审团永远不可能在审案时达到公正,世界的秩序可能也就没有了。所幸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自我和人为强加的监管监测机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我胡言乱语想说什么?其实我今天是想警告自己有时候不要把自己的无知当成单纯好玩和小可爱。就像我不会想起喝酒是给肝脏增加负担,加几片柠檬会缓解一些,这些不是可以原谅的没经验,是个常识问题。我已经是这个年龄的人了,我怎么还能把自己不知的常识津津乐道地当成一种晕头晕脑的自我欣赏的小可爱,或者有些迎头赶上来的依然还是会下意识回避?没人会喜欢这种不合时宜的要加引号的小可爱,回避也是懦弱消极和不努力,这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啊cleverou同志。

        另表一枝。今天看了两个稿子,让我深深陷入了惴惴的反思当中,当然,还包括之前跟一个80年代小朋友争执的问题,我们的观点完全背道而驰,在她们眼里我该不是穿着严禁露脖子露小腿的袍子生活在伊朗德黑兰的老古板吧。我心里真是堵了好一阵。我甚至在想,当我所遵循的观念和坚持的看法和许多人相反时,难道真是我的事?在我看来是问题的问题,是不是在他们那里早已经像是一盘摆上宴席的炖好了的菜一样无可说道了?现世心再怎么样也不是错,如果没有危及到他人的话,这不属于道德范畴。自我否决很难,我知道也许是我太由小见大了太引申了,太把小麻烦上升为人生终极问题了。以后想明白了再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文字太小,字数多,看起来很费力,改改字体大小吧,我的大小姐
  • 来,我帮你想明白了……!所,白不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