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2, 2006

    晴雨有时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49.html

        今天又淋在雨里了,今年被淋的次数可还真不少。不带伞的时候总是碰上暴雨,邪性了。
        昨天blogcn计数器下给加了一排小红心,好几个并排一起,有趣,看着也很欢喜,可今天就没了。真是的。就为了那个节,功利。
        今天采访老六,因为时间临时往后推了一个多小时,出门前在床上小躺了一会儿的时候,闭着眼心里还在想那些想问的话题怎么串着走,不要冷场不要没逻辑——有点紧张内,好久没这样过了,因为我知道我心里挺偶他滴。他的文字没什么炫技的花头,有点贫却不很贫,顺顺溜溜的眼睛总是被抓着一路看下来不放,比如那本《记忆碎片》。有很多他独创的自成一体的好玩词流传在小范围圈子里,比如,“不过是浮云”、“幸福得直哼哼、满足得直哼哼”(以此类推)、“贱嗖嗖的”、“酒风不浩荡”(他说现在连在他博客上留言的网友都染上了他的这种口气),调侃别人也嘲讽自己的同时,文字后面其实是朴素低调的悟透,就如同他对《读库》文字的要求,“聪明人下笨功夫”、要尽量去掉句子里形容词副词一样。
        意外得赠从01到03三本,真是有点受之有愧,后来因为前两本我都买过了,征得了我同意之后他便转送给同来摄影师一本,心才安一点。0603这本很特别,这是两篇稿子没撤换掉前的少量版本,即将上市的0603里不会再看到它们,“有料”的东西总是命运不济,所以手上得到的这本尤有意义。揣包里带来的试刊号0600这本也是当初从他这里邮购的,拿出来让他给签了个名,头一次干这样的事
        他说的话印象最深的有几个:
        也经历过几次的起起伏伏,尤其是在33岁的时候,特别否定自己,觉得做的事毫无意义,人活着干什么,感觉自己是焦裕禄(焦急忧郁忙碌),孔繁森(恐怖烦躁阴森),每天不想接电话不想见人。现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也是一种选择和放弃的勇气,这样的生活挺理想的,虽然是拿自己的积蓄在做这个书,还没挣钱。
        刚开始跑邮局给读者邮寄的量挺大的,把书装好封好让爱人出门时帮着寄出去,太太最初说“难道这就是我的宿命?”,后来当当网、民营书店等销售渠道打通了,自己去寄的就少了许多,太太反而不习惯了,每天出门前都会主动问:“今天有没有宿命啊?”或者“今天有几个宿命?”然后就把她的宿命拎走了。
        人得想好自己要干什么,这个想好越早越好。想不好的时候,至少自己的方向要坚持不要中断。
        整理完录音后再好好说这个。
        大雨来的时候,木头窗户对面的西海水气氤氲真好看,可惜光顾着说话和看路上有没有空车忘了拍下来了。西海这边比后海安静有味多了,以后谈心可以都挪到这边来。





    后海最多的除了酒瓶子之外,恐怕就是椅子




    不约而同


    给狗狗洗澡


    别看这么详和,少顷后便暴雨至


    公交车上,堵车了,膝盖关节都站疼了


    到站,真不容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通感 Aug 2, 2008

    评论

  • 有时候生活会扔给我们一团乱麻就有能力把握这场纸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