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9, 2006

    彼德拉河畔的眼泪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55.html

        记一些这两天看到的东西。

        胡德夫说的一句话——
        “在汉人的眼中原住民是没有文化的,其实我们的文化是属于大自然,属于森林、海洋的。在卑南族的诗歌中,如果有人来描述山羊,都是说‘在最险峻的地方蹬蹄子的老兄’,我们不会对这些赖以生存的动物直呼其名。”
        尊重,一视同仁,谦卑,或者敬畏,是我们一心向善的必须的经由。

        麦兜的话——
      1.从前有个小朋友很滑,后来吃了一碟烧肉切鸡饭,唉!很粗。 
      2.从前有碟咖喱鸡,他说:配饭吧谢谢。 
      3.从前有个富翁临死前叫了他的三个儿子到他床前,他数着儿子说:1,2,3,然后就死了。 
      4.麦太:下面我们学做一个小朋友很喜欢吃的蛋挞,材料是蛋挞一个。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薄薄的一册,看菲页上曾留下的一行小字:2001年三联书店。为什么没写下是在几月呢?那个时候我心情怎样?我在干什么?可以写点更多信息的,好让几年以后的我在故纸堆中突然与几年前那个笨拙苦涩的我突然打个照面,寻到预留的一点点蛛丝马迹。就好像故意的捉迷藏游戏,最后总能得到点实惠的好处。
        还是那么喜欢开篇的一段,那是水一样的流畅,是哀伤的意象,但又是那种暴露在阳光下的明媚的哀伤。
        是不是该归功于译者呢,但我宁愿自欺欺人的相信这些本就是科埃略的原意。

        “我席地而坐,潸然泪下。传说所有掉进这条河里的东西:树叶,昆虫,羽毛,都会变成石头积成河床。
        我坐在彼德拉河畔哭泣。冬天的寒冷让泪水冰凉地贴在脸上,这泪水滴入冰冷的河水中,顺流而下。这条河在某处与另一条河汇合,然后又与另一条汇合,直到——在远离我目光和心灵的地方——汇入大海。
        愿我的泪水如此这般流向远方,让我的爱人永远不知有一天我曾为他而哭泣。愿我的泪水流向远方,由此我将忘却这彼德拉河、修道院、比利牛斯山脉上的教堂、浓雾,还有我们两人共同走过的道路。
        我终将忘却我梦中的道路、山峰和田野,我的梦,不曾相识的梦。
        我想起了我那神奇时刻,那时,一个‘行’或者‘不’就可以改变我们整个人生。这好像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然而,这仅仅是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前,我和我的爱人重逢了,然而我又把他失去了。
        在彼德拉河畔我提笔写下这段故事。我的手冻得冰凉,我的腿坐得发麻,因此我不时得停下笔来。
        ‘得生活下去。回忆是上岁数人的事’,他曾说道。
        也许爱情使我们提早衰老,而青春逝去时,又使得我们变得年轻了。然而为何不回忆那些时刻呢?因此,我就提笔写起来,好让忧愁变为思念,让孤寂化为回忆。这是为了等我把这段情史讲给自己听后,把它抛入彼德拉河中。有位圣女说得好:水能泯灭火所写的东西。”

        在序中科埃略用了修士托马斯·默顿的一句话:“精神生活归根到底就是爱。行行善事、帮助或保护他人,并不是爱。因为我们如果这样做,那我们只是在把他人当成简单的物品看待,自认为自己是慷慨明智之人。这根本与爱无关。爱是与他人心灵相通,在他人身上发现神的光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雨天闻道 Jul 29, 2009
    挠心 Jul 29, 2008
    office story Jul 29,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