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7, 2006

    城市笔记三——桑拿的天气已经来到已经来到 - [小故事以及素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65.html

        最闷热的正午有勇气穿越小半个城去798。恹恹的冒汗,两个前晚差不多都有点失眠的人,坐在车上不停说了很多话,去路和回路,情愿坐在像冰箱的车里睡着了。
        捧场人之众真够给面子的了,这之前,事务所有人先是发短信,接着发邮件,到了这天早上,马岩松又群发一遍短信,有意识有必要的主动宣传。像是开年会似的热闹非凡,什么叫济济一堂宾主尽欢。准备改建的东京画廊没有安空调,像是一个正坐上锅蒸上了馒头的大食堂,人则是里面一个一个的傻花卷儿,各人虽找到了各人的玩耍,但闷出来的汗实在太多了,一些个放在角落里外形简约而巨大的风扇成了在这个空荡荡的空间里比墙上效果图更实惠的道具。
        总感觉好像接下来应该还有点什么节目,可是却失望的没有,有人有点不甘心就这么散去,所以他们坐在院子里,把这里坐成今天饮料红酒消耗量最多的地方。一波未散一波又来。所谓酒会,除了瞅一眼唱主角的脸,该喝的该拿的消停之后,就是在一天之内交换名片动作重复率最高的场所,谁都知道出于礼节而换回的东西没有多少能够真正派上用场。
        新人旧人一并见的场合,也能遇见怪人。一个穿着花衣花裤就差没抹两团高原红的老女人,肩上披着一条纱,印度又不印度,又不伦又不类,递过来的是一眼就知用105克铜版纸剪裁出来的小纸纸,伊超常热情地说,哦,你是媒体的啊,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媒体的。我反问,难道做媒体的面相有什么反常特征吗,没待回答,只见她又转身跟另一哥们儿重复着同样的话。
        两个小朋友带我们顶着酷暑七拐八绕去他们新开画廊的展览,可却又是因为省电也没开空调。“坏孩子的天空”,信手而来的类似涂鸦也成了得以炫耀的群展。birk晚上回去跟她那建筑师男友进行深入的艺术体会交流时说,真是没看懂,就一进门墙上那副大画,一小孩儿把脸埋痰盂里……当时说不出的憋屈,感觉像是自己一头栽进痰盂里了。男友说,说明这幅画对你生活产生影响了,得,就是艺术。birk还是满腹怨气,敢情能把人弄恶心了的东西,就叫艺术。我想说,那画中的主人公,敢情他真以为自己也《猜火车》呢。
        我终于见到了吉慧,听闻很久很久了,今天才认识,甫一见,柔柔的气场让人舒服,简单善意也不动用心机的人,不用想话头就可以随便的聊。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第一面的接触,几分钟内就有可能看出是哪茬哪壶。我带着birk美女去看正在LOFT里加班的飞,落座闲聊时birk瞅见了远处的JJ姑娘,这个JJ姑娘,曾经在birk的space里留过言呐,birk对她的照片还有印象,飞就把她们互相牵线连到了一起。JJ,伊因为穿着短短的裙,落座的腿势和手势就格外规范优雅,举手抬足像慢放一样有模有式,然后,用一口因为经常接触港台明星而沾染来的腔调不急不徐看不出感情起伏地说,哦,就是你啊,你知道的,我平常也会浏览一些博客,我给人留言的情况是很少的。NDYD,你自己陶醉不犯法,可我们谁也没把你当乾隆御笔啊,装什么装,这大尾巴狼装的。三句话过,伊又说,我换新房的时候搞了一个party,但是**太忙了没有空来……我估计伊短时间内显摆两次,肯定是看birk太漂亮了心理处于弱势。我实在忍不住懒得搭理就走开坐一边玩去了。 
        今天说得比较挫火,因为桑拿的天气已经来到已经来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