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7, 2006

    the sincere relation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75.html

        昨天斌的生日,我说,我也没法送你一样礼物,晚上因为他在外玩,电话也没打了。由于自己的事情,这一阵很疏于也囿于联络,也有点无心顾于家,今年我是个不称职的老姐。
        想起他从大老远的和田弄回一只烤全羊,为了让远来的人尝尝正宗新疆特色。大年初一那晚,因为高兴喝酒喝吐了两次,头一次喝这么多,让我扶他去卫生间,完了躺床上说,姐你别管我了。隔着门听他跟老爸说,就这么一个姐姐。想起他说的要办的5件事,像是我家长似的说着人小鬼大的话,才意识到自己不是硬撑着的一个人,家人永远都是在身后。也就是那晚,酒后的话里,才知道,没有见着妈的最后一面,永远是他心里最大的痛苦和遗憾。那一年,我万念俱碎地跟小姨去买衣服时,我不知道他接到我的那个残酷的电话从学校赶到医院时是怎样的,我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一幕在22岁的他心里的创伤。
        曾经指望他还是什么话都搂不住跟我诉衷肠的那个傻小子,现在我跟他一样纳于互相表达腻歪的感情,可是,托他办的事绝对利索就去给我办了,年终奖发了好几K,给老爸几K,还非要也给我几K,我一不高兴他在电话那头绝对就能听出来,再装也没用,有时都不大敢给他电话……
        所有的感情都在心里,都知道,都明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爱 Jul 7,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