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 2006

    接地气和电视秀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80.html

        看《锵锵三人行》,除了有时候话题乏味或者不着调的扯淡跑太远或者请来袁莉这类嘉宾当“哼哈”花瓶之外,如果没有许子东,会倍觉失落,如果再配上一个梁文道,那就可以吃冰淇淋了。
        这个许子东实在是好玩,一幅地道的为书做学问外型,满身贴着无数个唬人的标签:1982年获得华东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六年后被提升为副教授,是当时全国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中最年轻的一位。80年代以《郁达夫新论》一书在学术界崭露头角,也专研过文革小说。1989年应邀到芝加哥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任鲁思研究员,次年转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博士学位,1993年应聘到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书,现为岭南大学终身教授、复旦大学兼职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
        年近半百左右吧,却一点也不迂腐,满脑子“反”骨,也并非真的“反”,无非是与内地学人相比,能以“凤凰卫视评论员”这个名头占有一个可以大胆自由发言的好平台,但其实难能的是,他不是端坐在书房里正统僵化,而是很入世,对当下的正在发生保持着判断和热情,言简意赅的机智幽默常常胜窦文涛一畴,就很有种来自于民间的感觉。
        他说,回首一下跟着主席上当的人还不多吗?
        他说,老人家说过“100个人里面有5个是坏的”,而这100个人几十年的忙活就为了文攻武卫。
        他说,陈*水*扁13次道歉就像机场航班延误的道歉,录音每天重复放。
        他说,媒体和明星是鱼和水的关系,而现在变成了死鱼和死水的关系。
        他天马行空间提起王朔在《顽主》里用“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不破不立”这句领袖曾经说过的话来形容男女之事,让女嘉宾一时“无语凝噎”。

        香港的大学和香港的社会没什么关系,它和美国大学的关系倒近过和香港跑马场、主流社会的关系。
        香港的学术界基本是英语学术圈的一部分,大学顾问委员会的名单,都是英国、澳洲、美国等学校的教授。它很想保持在英语学术圈的地位,在潜意识里排斥大陆,不愿意进入华语世界。
        这点是香港学界的共识。比如发表文章,如果发表在美国的汉学杂志上,就是很大的学术成绩,可以得5分;其次发表在台湾的《清华学报》上,那也可以认可,2分;但是如果发在大陆的任何一家杂志上,半分都不算,不管文章的质量多么好。
        香港学术界的尴尬在于,面临着英语学术圈和中国文化圈两个同心圆,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交集。

        许子东曾经坦言,自己做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在香港会觉得跟国内的情况有点脱节,特别是90年代以后的中国变化非常快,有人批评他们这类学者不接地气,对新东西来不及反应。他自己也有“对国内最新的情况不了解,心中不踏实,在国外学了十八般武艺,有很多看法,但是传达不进去”的这种担忧。
        “现在我想到两个方法弥补,一个是常去讲课,在国内大学兼职,这样可以和内地的学生有交流,对研究很有帮助;第二个就是做电视,表面上看好像是我在输出,但因为要输出就必须留心各种报纸、网络,这也是很好的途径。很多学者做研究也写散文,我不会写散文,现在就把电视当作我的散文,有足够的机会来宣泄我平常的感受,讲完就完了,牢骚发完就完了,研究的心就可以定了。做电视的好处,让我多了个跟国内的民生国情沟通的渠道,让我在研究和事态间找到一个平衡。这一切还得感谢香港这个环境,在上海、北京不一定能做得到。”

        写到这里不由多哆嗦两句。
        早上起来看新闻,几十年过去了,主旋律的解说词还是这样——
        “美丽的雪域高原今天晴空万里……广场上鲜花怒放彩旗飘扬锣鼓声声……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嘹亮的国歌回荡在广场上空久久不能散去……”
        近现代中国新闻事业史的发展和教育虽比不上西方17世纪初就开始的萌芽,但自我摸索的道路也走了一个来世纪了,耳边这样的声音回荡在房间的上空久久不能散去,绝望的心都有了。

        昨晚看到一段意味无穷的字:
        “能不能先问一下打算怎么处理他?” 
        -----A,在讨论黄健翔事件的会上被点名发言时说。 
        “再决定我们是落井下石,还是晴蜓点水” 
        ----B,紧接着A说。

        这就是中国新闻事业之官场现形记吧。

        mind里的黄一琨说,“黄健翔不是杜宪,因此CCTV可以稍安毋躁。至于不能容忍黄健翔的同志们,你们看看水均益每天在那里装华莱士,头发油光、鼻翼闪亮地和每个外国元首谈笑风生的,对黄健翔还是忍了吧。”


    P.S:
        猫和老鼠的游戏玩多了,是汤姆最后变聪明还是杰瑞?
        早上写的新博,一直不能发表在“审核中”,回来改了若干个词换成拼音,以为是“主席”、“老人家”、“文攻武卫”、“杜宪”、“黄健翔”,都不是。
        最后灵光一现,呵,我说呢,原来坏就坏在陈*水*扁!
        舆论管制还是太小儿科。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80年代关键词 Jul 2, 2006

    评论

  • 黄健翔三个字被监管?亏你想得出来啊。至于陈*水*扁,以后干脆用 (^@^) 代替,然后注释一下就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