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4, 2006

    城市笔记一——Mr. Flyman - [小故事以及素材]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86.html

        Scarri先生97年来中国时,是因为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室内设计的项目,后来这样的项目接蹭而至,他没想到自己在中国的工作会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么多年。
        他的设计公司总部在意大利米兰,因为家人的原因,他没有定居在北京,就这样两地来回飞,一年有三分之一多的时间在中国。
        他在中国做的事情跟他在意大利的设计工作相符合,担任798里一家建筑事务所的首席设计师,参与的大部分是住宅项目,景观设计、高档公寓、别墅,还有好几百个私人客户,同时还负责意大利一些高端家居品牌的产品设计。
        Scarri毕业于米兰理工大学的建筑系,这是意大利以及欧洲最好的建筑类专科学院,意大利建筑师都是跨界的,建筑、室内、产品设计、工业设计包括平面都会涉及,他们这一代的设计师包括大师级的都是这样。让他有点不太理解的是,在中国,建筑就是建筑,室内就是室内,界限划得比较清。
        这么多年来每个月都会飞过来,比较辛苦,有时因为时差的缘故,偶而也会稍稍影响到项目的进度,但是在Scarri眼里,这就像是每个硬币都有两面,好处是,意大利是设计的中心,有很多专业的设计活动,新鲜的产品发布理念趋势,都能不断地补充进来,跟客户能够及时传达交流。如果长期留在这里,Scarri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逐渐完全变成中国思维,因为客户不断地提很多要求,完全迎合他们就会丧失了自己的特色和个性。这是任何一个设计师都会遇到的问题。
        北京是除了米兰以外对他的来说非常重要的第二个城市,他也因为工作去过很多中国别的城市,上海、广州,深圳、长沙,从时尚的趋势来说北京不如上海,但Scarri还是喜欢这里。北京沉淀了中国文化的底蕴,在北京更能找到中国文化的根,他说,城市在发展中都会遇到很多问题,但北京是别的地方所不能比的。北京发展建设很快,有众多的项目,从专业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资源和市场,奥运会也将给这个城市带来值得期待的前景。
        对他来说,在与人交往方面,北京跟意大利人很像,很重视人情,北京有他的朋友他的合作伙伴,彼此的配合理解沟通方式,认同感,都让他感到很容易也很舒服。他说,你不可否认的是,怀念和喜欢一个城市,多半是因为那里的人。
        已经47岁的Scarri是个十足的工作狂,每次过来的十天半个月工作安排很满,晚上还有意大利那边的工作,这一次两三个月都没去酒吧了。他住在阳光100,经常去朝阳公园big easy爵士吧,奇怪的是他能吃得惯麻辣的川菜,水煮鱼,已经拆了的三环边上的香老坎,这些都是他的最爱,他说,每次来机会宝贵,应该把意大利菜抛在脑后。
        我忍不住问了一个题外话,当然也是一个比较大而空的问题,我想请他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来谈谈对中国当下建筑行业趋势的看法,尤其是到现在还依然是争议不停的几个国际设计师担纲的大型场馆建筑。没想到他很认真地在思考。
        “中国的以前建筑界受美国的影响很多,而且难免抄袭和照搬美国的东西,但是这些年来中国建筑的发展有了向全球化方向的努力,中国正在接受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建筑理念,并且把它们融汇贯通,应该说有自己的风格了,从以前的简单的模仿到现在摸索自己的道路,也是不容易而且值得高兴的。”
        “学习西方建筑语言、手法是必不可少的,但是绝对不可以完全的照搬,中国有这么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建筑上也是。我与中国的建筑师设计师合作,发现其实他们中的大多数正在努力把自己在国外留学所掌握的西方建筑语汇与中国本土文化土的东西结合起来。这样的努力非常值得肯定。”
        “之前中国有很多大的项目在业界比较有争议,比如中央电视台,那个巨大的鸟巢,其实怎么说这些国外的建筑大师呢,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有限,接到一个项目也会对中国做功课,但还是肤浅的,他们来兜售或者呈现给中国的建筑作品,肯定是我们在世界其他城市所不可能看到的。但是提到保持中国建筑的文化特色,更多的事情应该由中国本土的建筑师来完成,因为他们最了解中国文化,同时掌握和学习了西方的理念和知识。好在中国的建筑师现在已经有这样的实力了,能够成为主流并占据更多的建筑市场,那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Scarri所在的联合空间技术事务所,跟意大利很像,巨大的loft,公司都是年轻人,收留了院子里的两只流浪猫,工作间隙能到旁边的季节咖啡坐着歇歇神。
        我们拍片子的时候,他为摆不出太“时尚”的姿势而有点小懊恼,孩子气地开玩笑说“我也不是每天中午都要为杂志拍照片”。他也拿着自己的数码相机拍对面的我们。他拉着摄影师非要给他脚上那双新鞋子来一个近距离的特写。走的时候,他帮我们拎重重的器材送上车,揽了一下我的肩并友善地拍了拍我的脸,像个慈祥的父亲似的。我想,这也是属于意大利式热情的一部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衰嗳 Jun 24,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