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0, 2006

    Dream - [潜意识的深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98.html

        遥控器一直在mour办公室,说去拿,一直忙着倒不开,直到她辞职离开公司的最后一天。
        天燥热,无比蓝,还乱卷着风,那条路上每个店都无比熟悉,带着青春的理想的青涩的记忆。心里像长了草一样。吃饭,喝东西,转了好几个地儿。别的什么也没有提,很感激她这默默的对我的好。
        电视是4年前为世界杯专门买的,一个轮回。我记得那年有一天中午好像是采访完吧,比赛刚好在这个时候进行,在东单麦当劳一边吃东西,一边坐在一堆爷们中间一起看,一个叽叽歪歪在那显呗的人被大家愤而群骂然后他就灰溜溜不吱声了。那么多场比赛,要么和一群朋友喝酒闹腾着看,要么一个人安安静静忍受瞌睡看,在那个很小的小房间。
        过日子,过日子,孤独,热闹,放弃,投入,sad,glad,这样总会过去好多年,有些东西还是能被捂热了。可是,有时候觉得又困于这些记忆清晰的轮回,这些触觉,这些琐碎,这些七零八落,倘若是个愚鲁的大咧咧的缺心眼或者戏梦人生也好了。

        世界杯是很多人的dream。昨夜我也做了几个奇怪的梦。
        车门一开,狗狗跑出来了,就是前天晚上在小路上遇到的那个。那晚上我低头走路的时候,它突然从旁边跳出来,被修剪完毛之后看见瘦瘦一圈的小肚子。它立起身双手跟我作揖,看得出饿极了,没头脑地在我脚边疯跑来跑去找吃食。没有主人,我抱它,它也不跟我走,还是那样满地打圈圈地跑。心酸急了。我小跑着去小卖部给它买火腿,心里企望它一定不要跑掉不要跑掉等我回来,回来循着原路,所幸,它还在附近。我跟着它呆了好久,在犹豫,又怕它被别人拿走。旁边溜狗的阿姨说,你那么喜欢,抱回去养吧。我嗫嚅着,无法答话。我有很多没有准备好养它的理由,比如我轻微洁癖,我忙,我怕养不好,我从没经验,我不能对它负起这个托负一生的责任……好了,多么有文学的夸夸其谈,还是打住吧,就算我现在心里在这里再怎么愧疚牵挂,我终究还是个虚伪的人,一边展示自己好像是善良的,一边又怀有狠心和自私。

        第二个梦,班上来了一个教政治的女老师,年轻,有感染力,她的眼光一开始就关注我。我问她,为什么修了两个专业了,还要去修手语专业,她说,我觉得我自己有精力也有很多能力去做一些事情。
        然后,那个人,他跑到我们班在黑板上写,你们的杂志的问题:一,二,三……我不由分说地拿黑板擦擦掉,这可能是我最近一段做得最爽的事情,我说,你有看法,可以找我和super交流,这么个写在黑板上,这种挑战方式不很小儿科很可笑吗。
        没有对抗可能就没有妥协,后来,他叹口气,说,你应该拿我们福布斯集团其中的一本刊在上海做内容和经营。对于他如此高看我的能力,我心里挺舒服,我说你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以前工作上的一些积怨,好像有点冰释前嫌了。

        整理记事本时发现的这些,我的涂鸦和喜好,显见得还停留在低龄水平。












    很多年前用初中同学送我的贺年卡做成的书签。


    《大雨大雨一直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从前慢 Jun 10,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