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3, 2006

    Something In The Way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699.html

    ::URL::http://radio.zjut.com/free/oumei/cggtfmn/Something%20in%20the%20way.mp3


        和摄影师去单向街书店拍片子,著名许迟到很久,不过遇见了于威和张帆,就跟他们先聊。于威一边做《生活》,一边在《周末画报》上每期写企业商史专栏,文章直白简炼,对不懂经济史的人可以是一个看故事了解枝叶的途径。处在圆明园边上,左右间咖啡的院这一溜小屋的确舒服,核桃树低垂着快压到人头了,那只叫旺财的猫咪像没骨头似的到处斜躺。这周的活动临时延后,因为赶上一个敏感的日子。我随口问起那本《灿烂涅槃》,没想到真有,郝舫把自己家里堆的书友情拿到书店里来卖。
        《灿烂涅槃》出版于柯特自杀2年半后,还是好几年前,从别人那里借来看,还的时候还挺不想还的想拒为己有,就把全书最后一段打印出来留着,觉得最后的结束部分郝舫写得最动情最用气力,有一股子荒寒绝决的悲怆感情,看一遍难受一次,后来一直没有在网上看到有卖。现在拿在手上翻,试图寻找第一次读完后的感觉,再抄一次:



        只有当柯特离去之后,人们才深深懂得,在他于我们的心中留下巨大的空虚之前,他自己心中早已是空虚一片。
        柯特的一生也许都没能走出少年时代心灵受创的漠漠荒野。如同他自己所说,他过于敏感,这是他天才资质的一个侧面,也是他一生痛楚的一个创口。他显然从儿时起便在压抑之中内省,这成就了他冥想的爱好,也培养了病态的气质。他仰仗着朋克那顶天立地的道义义愤和初生之犊般的蛮力度过了早年那些无所依靠的艰难时日。
        他总是被功成名就所折磨,即使在一个众所周知被声名之累折磨的行当中,他也是显得极其突出的一个。他从来都没能真正学会理解与应对声名。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更愿意相信柯特是死于一种矛盾、一种混乱。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在柯特几乎所有的作品和人生选择中,其实都充满了这种矛盾和混乱,这种矛盾和混乱是如此伟大,它曾让柯特因此而横溢才气和灵感;这种矛盾和混乱又是如此可悲,它让柯特这样平和的人也不能幸免。    
        回顾柯特的一生和作品,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精神混乱而非某种确信,更多的是冲突而非维护。柯特似乎脆弱,但他却勇敢地随着这种冲突和煎熬。
        柯特显然不是耶稣,他只是个末路英雄,他无心拯救也无法拯救我们;他没有提供答案也无力提供答案。柯特·科本就是柯特·科本,千万人与他的家人同泣,乃是因为千万人有着与柯特同样的混乱,更是因为柯特对这种混乱的升华之力值得礼赞。柯特·科本是全世界无数孤寂而自相矛盾的青年中一个孤寂而自相矛盾的分子,他是一个畸零之士和狷介之徒,他在心灵的深处以最为孤芳自赏的叫喊穿透了一切最为孤芳自赏之徒最后的防线,但他所有的叫喊都不如他最后绝望的哭泣来得彻底、来得如此地悲凉疹人。的确,他是身处绝望之中,至少他自己看不到任何穿墙而过的出路,但他最后的行动也绝非仅是绝望的哭泣,它也是一次愤怒的冲锋,一场猛烈的控诉。它是他最后一部作品,用生命完成的作品。
        如果是在许多年以前,柯特将会按古旧的西俗被埋葬在十字路口,这是对自戕者的处罚,它是要向死者和生者昭示,那被埋葬的人处于生活的歧路,没有信仰让他得到指引、让他得以通过。
        如今,柯特·科本至少是为我们设立了一个心灵的十字路口,我们将默默从此而过或号啕恸哭而回,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停留在十字路口,或四顾睥睨或蹲地愁闷,去战胜命运或是被命运战胜,一如斯人或是不同于斯人。




    ::URL::http://www.onewaystreetlibrary.com/index.asp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准确再准确些 Jun 3, 2010
    兜兜转转 Jun 3,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