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6, 2006

    我只想要一张睡觉的床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07.html

    ::URL::http://oz.nthu.edu.tw/~u930456/yesterdayyesaday.mp3

    1977年,Jane Birkin开始尝试着自己写歌,这是她为法国电影《克洛德夫人》(Madame Claude)的写的一首插曲“Yesterday yes a day”。


        我每到一个地方,都很爱搜罗那些既不太贵自己又非常喜欢的小玩意儿去布置屋子的边边角角,租住的屋子弄得兴兴头头的。虽然,住多久才算是家呢?但我不在意这个。我只在意碗的好看与否因为这会细微地改变食欲,我必须要用白色系的而且图案不俗气的床单,我还得养三两种好活的花草,那样可以在孤独的时候看到有东西跟自己一样算是活的,虽然它们都没有跟我到底,在长得最茁壮的时候送了人,但好在最终我都给它们安置了善待的好人家。
        明知道生活多是动荡的,还忍不住,身边零零碎碎地一大堆,送人的也很多,自己活得也很零碎。张爱玲说,“三搬当一烧”。有时候去朋友家看到那么些眼熟的东西,啊原来就是我的,心里便又很欢喜。其实,说到底,这种情结,是总想用绵薄的力气占有点什么吧,想用力一点拥抱生活。因为,我们那么害怕听电话里对方先挂之后留下嘟嘟嘟的忙音,MSN上突然变暗的“脱机”。可是我们能占有点什么呢,说到底,到最后,恐怕也只是一张睡觉的床。

        一定要有一张好床和一双好鞋,因为你不是在床上,就是在路上。

        有各种各样的床。满意的床,安适的床,简陋的床,努力的床,危险的床,放纵的床,秘密的床,迷乱的床,创作的床,包容伟大灵魂的床……
        可记忆中最柔软最温情最难舍最单纯的,肯定是从小小的人一睡睡到离开家的那张床。中间偶尔短暂回来时,总有妈新铺的软软的褥子干干净净的床单,那个到家后的第一晚肯定是睡得最舒服踏实的,人整个儿陷在幸福的软绵绵里。可是,后来,许多人和东西都悲伤地离开我们了。
        
        有一次,约作家陈彤写篇关于床的稿子,她在开篇说,“判断一个男人是否成功有很多方式,最简单的一种是看他有几个办公室;判断一个女人是否丰富也有很多方式,最直接的一种是看她睡过多少张床”。我精神一振,往下看,结果失望地发现原来她说得并不出位,无非是从小时候外婆家的床说到自己的婚床,日子越来越好后家里陆续换的大床。但是,她最后实在地说,只有男人肯和女人生活的时候,他才会带她去看床,床代表着安定安稳安全。

        好吧,让我来打破这个欲言又止吧。床是所有文学作品的支撑物,无它简直不成书。床是暧昧的,也是目的直露的。
        一个女人对床的态度,就是她对生活的态度。
        有的女人年轻时总是可以把自己抛向一张张不同的床,或者不在乎是哪张床,时间久了她们身上因此也难免沾染上了不同男人的味道,到最后不再是当初最纯粹新鲜的自己。有的女人也会为了一张床而放弃了所有的床。选择这个床就像所选择的生活,不会有人给你退换或者保修,如果你不喜欢,要么抛弃,要么忍受。有的女人再怎么投入得到的还是一张普通的床,而有的女人在床上得到了世界。

        当然了,有的时候,床就是床,一个简单的用来睡觉的支撑物,或者让我们在无所事事的时候赖以躺着。我们总是有足够的理由呆在床上,和床发生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人的一生大概三分之一的时间就这样在床上度过了。床这么重要,可是,人们总是说着“没有感情我活不下去”,却不会说“没有一张床我活不下去”,可见人是多么虚假多么忽略它。
        我们也希望在床上可以无意识地美梦连天,可以不停地投奔到自己营造的各种梦境中去。梦让你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或者在清晨鸟叫中满足地醒来,或者有可能遭受整晚失眠的折磨,当然后者不被期待。当身心放轻松地躺在自己那张平和的、自由的、甚至有可能未来偷欢的床上,舒服舒服地睡一觉,所有的困顿疲惫顿消,人生的幸福大抵不过如此,这就够了。


    Yesterday Yes a day like any day
    Alone again for every day seemed the same sad way to pass the day
    The sun went down without me
    Suddenly someone else has touched my shadow
    He said “Hello”

    Yesterday Yes a day like any day
    Alone again for every day seemed the same sad way he tried to say
    What did you do without me
    Why are you crying alone on your shadow
    He said “I know”

    Yesterday Yes a day lLike any day
    Alone again for every day seemed the same sad way to pass the day
    The sun went down without you folling me in his arms
    because his shadow
    He said “Let's go”

    Yesterday Yes a day like any day
    Alone again for every day seemed the same sad way to pass the day
    Living my life without him
    Don't let him go away he's found my shadow
    Don't let him go

    Yesterday Yes a day but today
    No I don't care if others say
    It's the same sad way to pass the day
    Cause they all live without it
    Without making love in the shadows
    Today I know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台岛青春 May 26, 2008

    评论

  • 因为看了电影雏妓想上网看看评论,结果搜到你这里,结果没等找到你对雏妓的评论却已发现很喜欢你的文字还有你这个人。发现认证码是2918,呵呵,尔就要发。真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