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8, 2006

    人们因为自己的原因来到798,散场后各自回家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18.html

    (给《iLook》)

        建筑永远只有两种命运:要么被作为垃圾拆毁,要么被当作文化保留。艺术家们的选择使得798工厂里那些包豪斯式工厂建筑成为了幸运的后者,这些渐成规模功能完善起来的群落,与艺术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它们之间不知是谁成全了谁。
        在北京,一些前卫艺术家们在经过了圆明园和宋庄的自我漂流之后,选择了再次离开,并从空间上与城市拉开了距离,他们来到了北京东郊大山子Loft聚集的地方,最初的原因是因为这里租金相对便宜。
        最早租用798里空旷大厂房的是艺术家黄锐,这个前星星画会的成员,从日本回来后不仅将自己的工作室放在了这里,还将日本的“东京艺术工程”画廊也安置在他的工作室旁边。那年的秋天,画廊首展 “北京浮世绘”的开幕让更多人走进了这个沉静的厂区,这个展览也可谓是后来形成的艺术区的第一个艺术展览。之后到来的有美国人罗伯特的“艺术书店”、摄影师徐勇的“时态空间”、“仁Club”、“弘泰武仕”设计室、“微波释”酒吧、“八十座”西餐厅等等。
        久而久之一个艺术区渐渐形成规模,并且功能愈益完善。各种各样的艺术展览和伴随而生的商业活动随着艺术仓库的兴起而变得活跃,仓库巨大的空间可以容纳更多的参与者,而这里显然比美术馆、展览馆之类更显亲切易接近。
        自由、多变、解放,这是Loft给居住者的一个最充足的理由。旧式木地板、裸露的砖墙、粗略粉刷的墙壁、水泥地面、木柱或者随处可见的不锈钢螺钉、铝制件,这些最初始的元素构成了Loft内部的共同特征,而这些在艺术家们的眼里并不生硬,反而充满着与当下完全不可调和的个性。
        说不好哪一个看似破败的“料格子”(工厂库存材料的地方)里,就是一个设计风格怪异的艺术家的住所,推开门便是一片让人讶异的世界。还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工作室正在重装之中,雇来的工人们正热火朝天地按照艺术家的要求搭建那些笨重的铜铁或者木架,可能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知道这些经由他们手即将搭建好的东西就叫做艺术。
        曾一度在拆迁、取缔等险象丛生的环境里坚持下来的艺术部落,形成了一股强烈上升的文化力量,态势一年比一年看上去兴旺,也使得建国初期就形成的这一片包豪斯式工厂建筑群得以保存。各种名目的文化活动在这个部落里此起彼伏,Club里常常在这里举办一些前卫演出;行为艺术节上有艺术家把自己埋在土里、喝别人递来的水、舔玫瑰花瓣、甚至跟猫亲吻;而在国际纪录片展映活动上,可以看到纪录片导演王兵那冗长得不得了也真实得不得了的《铁西区》;一些国际画廊机构也把极具当代性的视觉艺术展带到了这里。
        对时尚嗅觉最灵敏的著名商业品牌把新一季的时尚发布放在这里,大公司租借艺术空间的场地举办年度酒会,私人party也已不鲜见。Loft群落改变了周围的环境气质,也日渐式微地被改变,有人说这是艺术与商业的握手言和,但是如果双方都能找到一种最为舒服的方式,这又有什么呢。
        去年挂着大幅“2005·语言/寓言”招贴的地方被今年以“北京/背景”为主题的第3届大山子艺术节的招贴海报覆盖了,又一个民间组织形态的欢腾的艺术节即将到来,这是来自民间的巨大发声。798的每一处地方每一根神经仿佛已经开始有了莫名的激动,黯淡了一冬的灰色情绪也在逆转,等待这场已经进入轨道的兴奋。









    厂区内




    招贴






    台湾艺术家黄铭哲的工作室和金属烤漆雕塑作品






    《标准时代》高孝午2004-2006 玻璃钢


    东京艺术工程里的“开心图绘”九十年代日本当代绘画艺术系列展,一进门就看到这个让人欢喜的奈良美智大眼邪恶女,《白色的房间里》


    《遗弃》、《红色小头巾》、《不眠之夜》、《蛙》 奈良美智Nara Yoshitomo1995 布面丙烯


    《狗》小林孝亘Takanobu Kobayashi1998 板面油彩


    《肖像画》福田美兰Miran Fukuda1997  板面丙烯


    《我不能碰?》(兰色和红色) 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1997  布面丙烯


    王座视觉图像(系列) 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1997  布面丙烯




    她还在这里




    涂鸦




    招贴


    公共卫生间





    窗外



    去年此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