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 2006

    男欢女爱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23.html

    ::URL::http://bbs.liaohe.net.cn/uploadfile/2005-5/200552718212522.mp3


        突然想到的这首歌,“Un Homme et Une Femme”,《男欢女爱:20年后》,1986,克劳德·勒鲁什(Claude Lelouch)导演,电影很简单,从始至终贯穿的是爵士版的一个磁性女声,没有歌词,全是随着音乐“啦啦啦啦啦”的哼唱,比这个钢琴版节奏感强,浪漫至极,在哪张CD里也听过,网上找了半天找不到,它就在心里,怎么也出不来,憋得真难受。

        昨天晚上一气儿看完《雏妓》和《弓》,3点来钟睡觉让我心生罪恶感,但是每看金基德的片子都让我觉得很过瘾,他是韩国的一个异数,拍得很狠,总不让里面的人好好活,情欲弥漫,空间逼仄(《无穷动》可以来学学,制造紧张气氛不是靠古怪而目的不明的面部特写这一种办法),自残、畸恋、援助交际,再不济也是性格阴暗晦丧行为特异。这个人,30岁到法国学画画(《飘流欲室》里像水墨画一样宁静而水气氤氲的海面可以看出金学美术的功底和他最擅长杂糅纯美与颓败于一体的手段),两年后回来穷困潦倒,写剧本获奖,36岁时拿这些奖金才拍成他第一部片子《鳄鱼藏尸日记》。可见人成事不在早晚。《弓》的二胡配乐太流畅了,老头和女孩从头到尾没有一句台词,音乐就显出了地位,没有它片子绝对就黯淡下来了,所以结尾那段太具有象征和仪式感的神交这一“光明的尾巴”带出的遗憾可以忽略不计,难以想象仅用17天就拍完前期,金基德的控制和编剧功夫实在厉害。

        交道口大兴胡同里的“大贵”,我到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白猫在房檐上漫无目的来回走,风卷高过半头的树叶,一下子它们就变成深绿色,夏天就来了。和大风说了很多次再见,这一次是真的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情怀 May 1,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