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5, 2006

    extrem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24.html

        《D.H》每一集的结尾都有和片头遥相呼应升华提炼的几句话,这几句话其实单独拎出来看也没什么,很装大头蒜,比如“我们是否臣服于诱惑,在于我们识别其伪装的能力”。这句话一直很拗口,有天晚上睡不着时怎么想也想不全乎,就爬起来用手机屏幕照亮小纸条,终于才记住。无非是要拒绝诱惑就要认清伪装啥的,文学最擅长干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地让表达拧巴起来才有可能看上去很美。

        张元是个挺好玩的人,他的卷毛爆炸头误把他弄成一个可疑的愤青,其实他不太擅表达,不会三两句就到达你想要的方向或者完美套路,他专注答话的时候语速特慢很难顾及另一个突兀插进来的问题,听他录音跟听他说话时一样都会让人有点心急。贾樟柯就不是这样,,“在阳光下受苦的人”“中国的现实就是最大的戏剧”是最能代表贾的一种典型修辞和说话手法,采访他是最不费力的,随便一个地方他都可以侃侃而谈,采访录音稍加整理就是一篇有点功底的美文。这就是学文学的跟学摄影的区别。
        张元的心态很好,不会满口“主流地下”的,可能跟他总是就能获奖并不怎么愁电影投资人有关,怎么着这也是一个极良性互惠互利的食物链关系。想想过去对他那几部浮出水面(这词儿说一遍腻味一次)的片子的质疑,其实比起《向日葵》之类,已经不算很矫情了。

        最近我总是很容易就悲观怀疑。
        前几日口无遮拦的言辞有点伤害人,其实我多么敬佩伊的热血激情和孤独苦守默默坚持,但是为了强调自己的热爱和拯救的意义而轻易否认别人的哀伤挣扎,多少还是觉着有些偏激。
        如果他对知心姐姐我说,“你瞧,我和她都这样了,她还要干什么折腾什么”,我就会像是看透了男人会犯的一切笨拙病或总先拿个帽子扣到对方头上好得理不让这种技巧,我会说,亲爱的孩子,这样了又怎样,保不准你曾经比现在更有年少激情更海誓山盟,所以,你俩再怎样了也不能说就不存在问题,她不能对你提出点质疑和要求。
        总在强调自己有什么的人,未免让人觉得他哪方面肯定不自信。
        我这是怎么了,我是变得现实冷酷了吗,还是原本就脚踩棉花,很轻易地就倒向了极端的另一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洋气 Apr 25,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