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0, 2006

    改造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34.html

    ::URL::http://www.mythemes.tv/series/themes/opening/sex&thec.mp3

    Douglas J.Cuomo,The theme of 《Sex and the City》

        前几日韩姐说,我已经厌倦我追求了快半辈子的文字,可有时候又不知道如果不写字还能干些啥,我可能前几年写伤了,我想去卖大饼什么的……
        我就想起我在菜场对面买过的煎饼果子。一勺稀乎乎的面倒在刷了一层油的平铁板上,木头推子绕圆周一推,便摊成一个薄饼,打个鸡蛋,推散了,小煎一会儿,刷辣酱,洒葱花香菜,加上两截事先炸好的油条,薄饼卷起来之后再一切为二塑料袋一装,事就成了,不过三两分钟的事,手底下动作麻利儿不可小觊。我在一旁等的时候就出神地想,换作是我未必能拿得起这最起码的谋生手艺。
        可也许未尝不可呢,如果生活只有一条道可以选择,谁不会一头走到黑呢,早晚也会修炼到“无他,唯手熟尔”的境界。
        剪得不满意的头发,最不顺眼的那一柳撸呀撸的它就慢慢服贴了,未几发型早晚也会顺溜好看些;
        俺现在也稍稍能听得懂一点上海话了,当然仅限于那种“沪普”而不是道地的吴语,以此类推如果随便把我扔到一个英语系国家里我的进步该是多么快我收获到的该是多么实用的技能;
        ……
        可举的例子还有很多,以上罗嗦这么一大堆,其实俺真正想说的是,可见人是多么的jian,人适应环境和被环境改造的惯性和自发性永远是那么自然而然。

        以前看过一句话,“要敢于操这个世界,而不是被这个世界操”。这样话糙理不糙的话其实很中听,所以它一直深深地刻在俺心里面。(新周刊最近做的专题《她世纪》,里面罗列了一些当红知名女性,在洪晃1P出血片下配的一小段图说里,有一句话说她的博客内容不健康,可为啥有些太健康的话语既没幽默感又装腔作势让人产生阅读障碍觉得说话的人很欠扁呢?)
        出于种种原因我们的胆量变得越来越小了,或者没心思没精力去挑战些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欣赏这些有勇气操世界的人。最近我觉得郑渊洁就是其中一个。他始终对中国的教育体制以及处理人情事故的这一套潜规则充满了敏感和怀疑,写童话故事时运用的那些隐喻如此,让儿子主动辍学也是如此。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精力如此充沛,他一直,始终,一贯以勇敢的姿态挑战这个社会,当然他不太摆大道理,聪明的人都知道空洞泊大道理说得多了只会遭人诟病。
        我好久没有去看他的博客了,原因是那上面他到此一游宣传自己签售场面的照片很乏味。不过挑挑看里面他写的几篇格外有趣。看完回味了一下,郑叔叔写此类社会批评类的文章其实充满了技巧和手段,比如:
        1、放低姿态故装糊涂型:
        这种方法极利于把自己放在假扮不知道的地位像个孩子一样提一些貌似弱智的问题。比如什么是驻会作家
         2、死磕较劲型:男人结婚增寿女人结婚减寿
        3、明里客气实则讥讽:今天清明节我要给张秉贵送花圈 中国男人开始牛逼了如果雷锋活着
        4、无处不引申型:电视台脱裤子男人小便时千万不能说话
        总之,俺觉得多一些这种寓教于乐的不健康不正经小文,比那些批评家专栏写手轻易就赚钱的无聊废话好玩有趣多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