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1, 2005

    没有哪个人特别无趣,只不过我们缺乏发现的动机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67.html

        刚刚辞世的管理大师、“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在其中一本回忆录《旁观者》里,写的不是自己,而是在他一生中出现过的一些再普通不过的小人物,执坳笨拙的外婆、照本宣科的小学老师、行为古怪的老头等等,如果碰巧让你遇到了,你也许会觉得他们理所当然地索然无味。
        但是,德鲁克能从这些人身上感悟到很多深刻东西,发现他们的兴趣,并用心去对待,使这些人愿意与自己交流分享心得体会,增加互相的了解。这也是他的管理之道:尊重个体,在每个“具体的人”身上下功夫,发现他们的长处和弱项,而不是针对“人”这个抽象的概念漫无目的地制定空泛死板的管理办法。
        德鲁克之所以对人的观察敏锐练达,就是源于他对任何人都怀有好奇之心和关爱之心。他说,他从未认为哪个人特别无趣,只不过是我们自己对别人缺乏兴趣,没有用心去发现他有趣的地方罢了,“我对具体的‘人’相当感兴趣,不喜欢人的‘抽象概念’。”
        这种“泛爱”的前提是得有经得起检验的对人事的耐心。
        我想起张爱玲在《更衣记》里讲,“这样不停地另生枝节,放恣,不讲理,在不相干的事物上浪费了精力,正是中国有闲阶级一贯的态度。人生的所谓‘生趣’,全在那些不相干的事上。”
        以前(或者现在也是)我也在一些不相干的事情上花费了不少功夫,有这些的言论做铺垫,聊以自慰。我也有第一面就把人挑剔看扁的时候,德鲁克的“兴趣论”让我自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eauty Dec 1,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