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6, 2005

    看客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80.html

        真真是叫做一个悲情,分明是首再清淡不过的旋律完美的抒情之作,也没有经过训练和修饰的嗓音,高音的地方还露着怯怯的不支以及一丁点令人担忧的破音,可是到了俺这里,差一点点就涕泪交零,在自我冥想的情境里不得自拔。就是这样奇怪,际遇到了,再不合理也说得过去。

        拉丁操更加印证了小脑的不健全。正面对正面,“左”和“右”便成了个怪圈,保持动作相同便相异,相异便相同,是该恪守哪一条才最方便学习呢,这对于笨拙的人来说是个问题,所谓用羽绒枕头攻击水泥墙壁之决绝愿望正在于此。 

        终于找到《Desperate Housewife》片头动画里面用的两幅画了。穿着黑衣并排手拉手的的愁苦老头老太婆,前年的一期《万象》用来做过封面,爱荷华画家Grant Wood1930年的《American Gothic》。另一幅是尼德兰画家Jan van Eyck1434年的《The Arnolfini Portrait》(阿诺菲尼夫妇像)。关于这幅值得多说一点,它刚刚被英国BBC4频道评为英国人心目中“10幅最伟大的画作”之一(10幅没有都限定为英国籍画家,而是收藏于英国美术馆之中的)。
        这幅肖像画是Jan van Eyck在颠峰时期的作品之一,惊叹之处在于对室内的环境作了极逼真的描绘,据说之后这种工整细腻的画风连现代的摄影家都为之惊叹。Jan van Eyck本人对光的效果有十分浓烈的兴趣,油画使得他能够精妙地描绘光泽效果,比如两人头顶那只金光闪烁的吊灯。尽管空间局促,他还是对景物精细地描绘:窗台、茶几上的水果,木纹清晰的地板,有着光亮眼睛柔顺皮毛的小狗,金属吊灯上点着的蜡烛,后方墙壁上挂着的念珠,以及齿轮状的镜子——这是一面闻名遐迩的凸镜,镜子中除了有阿诺菲尼夫妇的上半身和在凸镜中变得歪曲的房中全部物品外,还可以看出门口有两人,其中一个也许是画家本人,阿诺菲尼举起右手,也许是表示欢迎。
        墙上华丽的拉丁文翻译过来是“扬·凡·艾克在场(1434)”。Jan van Eyck常常喜欢用巧妙的方式来给他的作品签名。本来这张画并没有名字,1934年艺术史家帕诺夫斯基(Erwin Panofsky)根据16世纪的著录给它起了名字,这幅画目前收于伦敦国家美术馆。 

        ABC台今季几部收视率极高的连续剧好极了,卡特里娜飓风刚走9月底就马上开播同样以飓风为题的科幻大片《invasion》,剧情紧凑悬念恰到好处,美男汤姆·克鲁斯在《世界大战》里空洞的惊恐马上就不值一提了,BT上有人每周把在别国电视里刚刚播放完的新一集做成种子传上来。《Desperate Housewife》也一样,惦记着惦记着隔一段也能下载到第二季的新剧集。《Lost》很扣人心弦,现在打算从头开始看起。至于那个《24hous》,不消我再重复说了吧?


    《American Gothic》


    《The Arnolfini Portrait》




    局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