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4, 2005

    一个懂诗的人写了诗,另一个不懂诗的人在叫好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782.html

        我是怎么突然想起这首诗的呢?总之当我突然想到这首诗,我意识到它在重装系统时一个硬盘内容误删之列,脑门上便冒出一层汗。好在我又没怎么费力地从以前打印的一堆资料里找回了它。
        最近经常在需要时才意识到这些被删掉的东西,所有的工作资料、图片,过去几年写的稿子,无处释放时期的日记,一些信件,短信,看完的一些好文章,等等。就像壁虎被揪断了尾巴以后,以为它还在那里,很难相信自己已经失去了什么。
        我变成了一个没有过去的人。那些工作的资料,除去私藏的一些好图片,少有可能二次利用,杂志原本就是易耗品,内容很迅速地就变成过时。写过的稿子也同样,让人自恋一下以外也产生不了社会价值做不了他用。至于日记,除了能从里面找到一些毫无意义的时间线索之外,它会让人生病,因为总有过去不胜唏嘘,丢掉也罢。
        瞧我有多么强烈的从拨号上网时期为了惜时省钱而遗留下来的收集储存癖。我的生活充满了加法,由无数记下支言片语的纸片、硬盘里下载的、床头边堆放的永远也看不完的东西组成,还有各种各样即时的、应景的、猝不及防的混乱情绪,也许有一天我被累死,就是因为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无限的故纸堆中并被淹没的可能。
        现在我们还是来读诗吧。东西的《只一次》。

        就像1999年只有一次
        就像我只有一次出生
        爱一次就够了
        反正恨一次我就饱嗝连天
        一年只抬一次头
        那是有人告诉我今夜中秋
        一天里电话只响一次
        那是碰上别人误会的手指
        所有的深夜只读一本书
        暂时称它为生活
        一秒钟打一次喷嚏吧
        如果鼻子过敏的话
        一餐饭我终身难忘
        一次泪水我年年伤心
        有一次真正的开心不再大笑
        做过一次好梦再不睡觉
        写一首好诗让电脑中毒去
        发一次疯头脑清醒
        生一场大病长命百岁
        一次就一次说话算数
        不会有两个亲生母亲
        不会有两个独生子女
        一张板凳让我坐着苍老
        一双球鞋使我走个不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