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5, 2005

    Dream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807.html

        许多文字开了个头,又思维溃散地停下来,它们便乱糟糟地堆在那里,让心里堵得慌不迭。
        看书看得像是一只凌晨时分清醒不堪的耗子,《王朔随笔集》还未翻完,但好像多少撇清了点以前想不通的人和事。

        最近频频地做梦。有一次是和谋抱着乖宝冲出非典隔离区,人们用消毒水的龙头从后面不顾一切地追喷我们,刺鼻的味道让我恶心得想吐,然后我说我饿了,谋在街边的小摊上给我买了好几个包子。
        前天的梦里,我又回到了在都市报的记者时代,我漏发了一条重大的下暴雨新闻,补发显见得是没有新闻时效了,董白白还是那样凶煞煞地跳将起来要骂人,看来他依然是我青春期的残酷恶梦,朱墨在替我挡着说好话。我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和爸在烤肉摊上要了几串3元一串的超大羊肉串儿,当我咽下最后一块肥肉以后被腻住了,然后我对爸说你先走吧,我要跟妈一起去吃炒米粉。顺着我手所指的方向,妈穿着裙子坐在那里,侧面的身影,刘海掩在前额上,后面松松地扎起,又温柔又好看。
        早上我给未见过面的堂弟手机发照片过去,他说,你太像舅妈了,刹那间,再多一分的坚持好像也要被摧掉了,还好没有掉下泪。很多时候我们不知不觉地就有了抵挡不良倾向的能力,唯独不要心也跟着糙了。是的,我只是要学会换一种方式想你。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哈利·波特 Aug 5, 2011
    浮世绘6 Aug 5, 2010
    一幅大春宫 Aug 5,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