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3, 2005

    为什么要重提摩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842.html

        到底什么是摩登呢?
        做这本特刊的时候,策划会上大家的思维异常活跃。有人说摩登是大于时尚的,是精英感觉;有的说时尚是流行的大众,而摩登应该是小众的时髦;还有的说摩登就是时尚的另一种说法,但它的延续力比时尚强,时尚只是指当时的流行……后来竟然还有人真的去翻汉代汉语词典,查这两个词的不同定义。在还没有被这些个概念彻底搞晕之前,每个人都像是个雄辩的解构主义天才。
        而我最大的困惑在于《摩登百年》这部分内容的筛选。我想像的摩登,应该是那种具有怀旧气质的经典片断,隐约含着有一些向往、有一些迷恋的情绪,想做成寻找失落的摩登感觉。然则头儿不许,他说,摩登应该是有生命力的、延续至今的,我的毛病就在于太爱怀旧。好几次争执僵持不下,针尖麦芒。
        后来看了一篇讲摩登时代的“摩登文本”文章,有点受启发。用新的时尚言语和思想写新小说的鲁迅、巴金、沈从文等,他们是摩登的,那是一种观念上的摩登;摩登也隐含着奢侈消费的意思;当然它不可避免地具有先锋和前卫的一面。思路清晰了起来,摩登就是把这些加在一起,然后再配上一个五光十色的大时代。
        就是这样了,摆在你们眼前的这本特刊,可能每个人都有所妥协,或者执行效果因为种种原因未必如初衷。但总算是说出了点什么。

        是的,到现在我依然还是坚持这个观点,摩登是有一种迷恋的情绪在里面。比如艺术家艾/未/未在80年代初从飞机上俯瞰曼哈顿扑面而来的灯火通明时的那种震惊;作家洁尘眼里艳丽凄怨的凤表姐和滋润光鲜的电影明星王丹凤的叠影;程乃珊小时候频繁路过的散发着清华之气的绿房子;王小慧所痴迷的尖头鞋;陈逸飞很喜欢的被改造了的上海外滩;贾樟柯上上中学时留过的长发,男孩去看过十遍霹雳舞,学里面的动作……
        摩登在每个人心里都可以有一个被物化的道具、被形象化的场景来代替,受成长和经历的影响,所以各有各的理解,争鸣自然可以理解,掩卷之余,竟然觉得如此的热烈和富有意味。

        这恐怕是史上最熬人的一期杂志,从策划出大概的模样到约稿找图拍大片,真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左琢磨右改动,生怕哪里多出一丝的不好出去会让人挑剔。
        而每一次发制版下印厂的空前忙碌又曙光依稀微见的前夜,我都很遗憾没有用DV拍下来。其间关于版式设计以及调整改动,真是一场精彩的对抗、说服、坚持到认可。一个线条的不合时宜,小标题字体的不统一,色块的不和谐,在下印厂前的时刻,什么都能看出来了。恨当初不再多一次的仔细校对,再多一次的耐心和慧眼。
        有许多不可避免的遗憾。眼瞅着天亮,晚上的黯淡即将过去,一并走出办公室,虽然是蓬头垢面,却又是满心的云淡风轻。

        每个人都在苦熬。做杂志是这样,过生活也是这样。但是其间的快乐又是这么不同凡响。我们凭着我们的感觉和这份热情,继续制造摩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时尚是个名词,而摩登是动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