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9, 2004

    南方三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888.html

    10月8日
        早上10:30到昆明。锥子来接。没有特别交待他,途中也没发个短信确认到达的时间,结果他早到了一个小时等。同样晚睡晚起型有一搭没一搭之人能这么正式地来接,令我很感动。他离开北京快两年,分别就好像是在昨天,我再见他,一点儿也没有陌生的不适感。昆明因为见到他开始透出亲切。

        云大是一个温润的所在,但没遇到锥子描述的可以陪人一起树下读书之成群松鼠。校园外的圆西路也正在拆迁,它不像我从其名字处所联想到的金色梧桐树叶落满一条寂寞小径之类。你看,想象总是与现实有着万重差距。锥子在自嘲,但凡他写过的地方,写一个拆一个。不过,文化街很好,一溜儿的咖啡馆餐厅以及时尚小店,适合牵扯住女孩子的脚步。我在这里买了一个黑色腰包。

        各吃一碗米线,汤很好喝。昆明人的肚子很奇怪,即便一窈窕美女,大早晨也得吃下米线一大碗。在这里,韭菜会在各道菜里出现充当点缀,还有一样叫烤韭菜,先前我觉得很新奇,其实是在油里炸一下,然后配以腐乳之类的调料吃,也很好吃。这是锥子紧接着带我们七拐八绕至一人家里吃到的,把自家的屋子当做店面来使用,吃的东西和吃的地方丝毫不讲究,一块钱一碗的炸土豆泥,味道有甜咸两种,竟然食客很多。矮木桌矮板凳,让我想起了玉观音里的场景,朴实得坐下来就有想喝酒寒喧的冲动。说好待得我们回来之后还要再来一次,后来也成了念想。

        翠湖中规中矩。之后竟然被带去了花鸟鱼虫市场,曰文庙。文青的喜好就是不大一样。不过我还是看到了很多以前没见过的。比如用来泡药酒的乌泱泱一盆渗人屎克郎。他们一致不让我买的漂亮小金瓜。还有,我追着一老伯要买他担子里的奇形怪状之物,乃“拐枣”,长得七扭八歪有如微型版生姜但味道很甜美之枣科食物。这让锥子想起了他的家乡。闲逛之处,觉得昆明与其他中小型城市无异。脖子上各挂缅桂一枚。购得柚子一枚。这是我吃过的史上最甜美一柚子,后来我辛勤地从丽江一路拎至昆明的2个以及从昆明一路拎到北京的2个都没有如此之甜美。极度想念。一路被介绍昆明的市政建设,记住金马、碧鸡几座有名之牌坊。

        累了,打车又回到文化街,我喜欢这一带,暗自想待得回来也要住云大附近。坐在“红白蓝”喝咖啡,老板自然是个法国人。这里不像北京,酒吧也扎堆,但绝对不会那么叫嚣着且无趣地拉客。老莫来了,远远的见一黑影,没打照面就知道定是他了。又一个晃晃悠悠之闲人,我们此行绝对适时,碰巧他们俩人不缺的都是时间。

        商量转场之事宜。我很急切地想去创库一睹,被安抚回来还有的是时间。遂先去了老火车站餐厅观光,拍到此一游照片。这里是一个绿意浓浓的地方,残存下来的铁轨从院落里随意地穿过,空间并不促侠,到处是精致的细节,随处可见叶永青和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这个地方是否也是叶永青的上河会馆否?记得不大清了。接着坐在与它毗邻的盘龙17号里喝茶打牌吃饭。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闲适地打牌了,孰料却很紧张,按照以往之经验,生怕因为出错牌记不得牌了之类被骂,结果,其实,他们俩个好的很,碰上这样宽宏大量的搭档,实在是幸福的事情。更幸福的是鸡纵米线实在美味,同获提名奖的还有回锅土豆,在云南,最不缺的恐怕就是土豆。
        饭毕,走在灯光摇曳的路上等车,满眼暖色的光,夜风微凉,空气也很干净。

        晚上遭遇赶车风波。十点半的火车去大理。待得我从网吧回完邮件出来已差不多9时,WY想洗澡,老莫又盛情相邀,我又立场不坚决,结果洗完澡赶到火车站已十时整。偏偏又找错了早上存包的的寄存处,于是绕着扩建中的火车站跑了一大圈。后来,背上巨大无比巨沉无比的背包,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飞奔如脱僵之小鹿,竟然千钧一发地赶上了火车。而奔跑的途中我都死了心地打算,怕是赶不上火车,只好就坐那传说中满车臭脚丫味的直也直不起身子的长途汽车直至丽江了。
        在火车上喘息不止,WY惴惴地看我,给我抹汗倒水,说刚才差点都哭出来了。我说,已经赶上了,就什么也别说了,澡白洗了吧。第二天早上醒来睁眼,见她在我的本上划拉着什么,抢过来看,但见几行歪扭小字:昆明比我想像得要好,东西比我想像得好吃,欧阳比我想像得要厉害。心下暗觉好笑。自此她开始到处宣扬,你们谁都没有见过欧阳发脾气时的模样。不过,我总觉得她说这话时的神情似乎很得意。

        晚上在火车上失眠了,我给他们发短信:“我今天真得很高兴很高兴,但是我又知道这样的高兴终究会过去。”

        就是这样,昆明,即使我曾经身处其中,可当我努力想回忆起有关它的细节时,我似乎又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bsolut Vonnegut Nov 9, 2009

    评论

  • 我终于出现在你的文章里了,字里行间看来,一个固执的人。
  • 强烈要求,写快点啊
  • 回味吧回味吧~~这些东西,不回味它也就没有了。
  • 昆明真的很好很好啊,那样的人,那样的温度,那样的谈话,天生就是让人放松的。另:我是很得意啊,她们都没见到你生气的样子,就我见到了,多拽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