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3, 2004

    端午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928.html

        昨天却没有吃到粽子。稻香村,三利百货,下午4点就全卖完了。
        晚上看了北大剧社排的《苍蝇》。剧本有些拖沓冗长,但是新鲜的亮点是在萨特原剧基础上加入了很多现代语言的技巧,如果剧本再精炼一些恐怕效果更好。
        皇后一角的表演平平,走台的动作神态到台词功底一般,倒是没有几场戏的国王,颇有几番传神,尤其是他浑厚的发腔和有板有眼的表情,把面对自我罪行的悔恨和内心折磨的细节处打磨得很到位。王子俄瑞斯特斯的表演四平八稳,不太出彩。扮演公主厄勒斯特拉的是此剧的导演叶子,她的台词表达不错,而且随着经验的加深她的表演还可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不过从角色本身来看,她由一个抵抗的战士沦为瑟瑟发抖的普通女孩的内心行为转变显得有些突兀,这缘于整个剧的后部仓促结束的硬伤。朱庇特的状态似乎来得更贴切些,虽然他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丑角色,但跟整个剧的氛围溶合得好。
        音乐虽然跟气氛合拍,但流行和爵士的随意穿插事后想想还是有些混乱,《what a wonderful day》这首老歌的运用不太有创意,是想表达歌曲里的意境和现实所反映出的格格不入,但在电影《罗拉快跑》和《重庆森林》里都出现过这首歌。这也显示出学生戏剧也许更应该把精力投放在表达上。

        《苍蝇》是在思考信仰、自由及其代价,就像王子俄瑞斯特斯一样,人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最终还是陷入了循环往复的罪恶。这是萨特的技巧。他在完成了自己饱受质疑的理性建构之后,让人在自行寻觅的过程里感到难于通透。

        “舞台的空间有多大? 那就是生活、思想和创造的可能空间。”
        我想这句话不仅仅只适用于舞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无厘头 Jun 23,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