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4, 2004

    798重回热闹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106934.html

          洪晃的《seventeen》杂志与某著名公关公司推出的cool hunter调查发布选在法国八十座餐厅举行,一大群身份不明来历不明的人端着一次性纸杯喝着免费饮料在这个被挪走了价格不菲的高档法国餐桌的大厂房里足足站了一个小时却看似兴致昂扬地听公关公司外籍老总做报告。穿着红衣黑裤的洪晃此时朴实地与任何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妇女无异。

        与此同时,时态空间像是一个正在等待开工的车间,雇来的民工们正热火朝天地按照艺术家的要求搭建那些笨重的铜铜铁铁或者木架,可能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知道这些经由他们手即将搭建好的东西就叫做艺术。黄锐在艺术区略显黑暗的通道里走动,他的装束是第一次给人以利落和整洁的感觉,不时有美女停下来要跟他说事。

        就在黄锐的工作室和东京画廊外面,去年挂着大幅“越界语言”招贴的地方又将被新的展览海报覆盖,我知道这是一个同名的展览,只是内容略微不同。不知道是不是策展人非常喜欢这个语境,但观念不新、表达重复俨然是前卫艺术圈子里的通病。

        我有些腻味798,在这里,更像是艺术家们偶尔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般地做秀,因为他们将自己的艺术空间无原则地出让,让时尚杂志请来明星在这里拍大片,让著名的商业品牌在这里办发布会,让有名气的公司在这里举办年度酒会,让财大气粗的人在这里做自己的私人party。而艺术,已经成为退而求其次的装饰,连同那些内部裸露着钢筋和水泥的厂房。

        我还想起我曾经在这里遇见赵亮,我们坐在墙角的地上看苍鑫把自己埋在土里、喝别人递来的水、舔玫瑰花瓣、甚至跟猫亲吻,我们在NOW CLUB里看王兵冗长得不得了也真实得不得了的《铁西区》。在某一个夜晚,当我看完展览走在798通向外界的那条安静的小路上时,我想给他打电话,手机也拿在了手上,但无论如何都拨不出那个号码。然后,我在天桥对面的小店里买了一盒清凉的寿百年,坐在车站边上的水泥台阶上一点都不娴熟地抽了一根。

        初夏的798每一处都显得莫名兴奋,黯淡了一冬的灰色情绪等待逆转。尽管非典看样子会再次裹挟而来,艺术区的入口也贴出了“因为种种原因首届大山子艺术节停办”的告示,但显然不会影响这场已经进入轨道的兴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等云到 Apr 24, 2010

    评论

  • 偶有什么好说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