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 2009

    贪心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321126.html

        新年晚上睡觉前在紫砂煲里放入诸物,今天早上起来就喝上了热腾腾的粥,里面计有:大米、薏米、小黄米、黑糯米、白芝麻、核桃仁、红小豆、红荟豆、黑豆、山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仍然是个贪心的人。

        手上同时在读的有八本书,都只读了一半,何时变得心猿意马起来了?原本打算在旧年前收尾是不可能了,此前一周都乱事缠身,问题是我该把它们归为我08年的阅读量呢还是09?

        一周前卓越上订了200多元的书,订单显示元旦当天就能送来,可如今仍未出库,心痒难耐,其中一本想得几乎想直奔书店买回来算了。这两天的计划是重听和整理阿城在单向街的闲谈,做下笔记。稿子之后再说吧。顺便清理暂存在桌面的文件和收藏夹里的网页,电脑已经慢得快要出离我的耐心了。

        近来还添了个一看片子就忍不住截屏的毛病,大概始于半年多前对台湾和日本有研究的兴趣,以及对摄影构图的迷恋。每部截屏所占空间已然大于片子本身,若刻碟保存的话恐怕日后也很少会再拿出来看。躺着看片时灵光一闪的台词也懒得用笔记了,统统截图留待了日后再整理,这越积越多的案头工作。

        昨天中午在新浪读书看了看《最小说》,之前从未看过郭敬明和落落的东西,好奇的是何以得如此追爱?小说看不下去,专栏基本上是刻了意的意识流写法(让我想起孙甘露的《上海流水》,当然,不可同比),文字比较华丽,情绪都是“悲伤逆流成河”式的,有的地方却又强作忧愁语蔫不详,并且彼此风格互相影响几乎分不清谁是谁,终归是青春散文吧。局限是过早开始回忆,回忆的道具和布景显得轻飘无力,太年轻的时候试图模拟沉重、过度阐释,那情怀到底会因为没有多少实在的、可依托的底子而有些流于形式和费力,不过书写的青春本身是可爱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