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7, 2015

    夏天在乌鲁木齐(一) - [草木有情]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36877642.html

    6月19日

        下飞机,走在廊道里,身后一对小情侣还未踏上土地,女孩就忍不住说,新疆感觉太好了,但一个人又不敢来……

        这大概是相当一部分从未来过新疆的人的态度,顾虑,以讹传讹。但又不能否认,很多的事件累积,都无形地伤害了新疆的旅游产业,伤害了它的本真面目。

        手机默认是自动设置时区,等待托运的行李时,本能地纳罕地想,怎么回事手机时间慢了?我忘记自己用3个多小时的时间,穿过了相差2个小时的时区。

        回家路上,弟边开车边告诫:欧阳婷你不要像外地人似地到处乱拍照,不该拍的就别拍。他实在太了解我。

        他们小区里有个小小的清真寺,因此我也从未想过走到跟前看看,只是以它亮闪闪的黄色穹顶做为参照,识别弟的家。两处的家,我来来回回,我在这个新小区里时常迷路,又很怕他们嘲笑,每次独自外出都加倍精神集中。

        我的确已经像个异乡人,不仅仅是对眼中所见的种种都感觉新奇。很多路都变了,建国路家属院外二百多米处的小十字路口,虽然门店大多如故,但路面之上多了一条宏伟绵长的外环路,此条高架的快速路在这个路口称为“三道湾桥”,走在桥下过马路,不再是像原来那样可以一眼左眺幸福路,右望东后街,前观我三爷爷家方向的建国宾馆,而是许多根粗壮的水泥柱子,上下左右都是不间断的车流呼啸欢腾,心里就感觉很着急。更不用说这个城市向北面不断延展开去的那些区域了,我心中的城市的边界印象早已被取代刷新。

        弟和老爸的语境里,把两处地方简称为“上面”、“下面”,电话里他们有时说“到上面吃饭去了”,在我的认知里,上面自然是对应着地图的北边,可他们解释,南边步校这一带地势高,因此是“上面”,几次三番,我仍然对这种指代感到混乱迷糊。

        对于小小孩,我自是有办法很快就去除掉我们彼此之间的“不认识”,在让他给我展示他的一筐玩具并对各种汽车表现出无知和巨大的兴趣中,我们开始了亲切友好的姑侄情谊。 

        我们去买蛋糕,等静下班,去菜场买菜。极普通的菜场,门口却有安检,大为惊讶。后来很快也就习以为常了。饭馆、商场、停车场,所到之处皆有安检。每个公交车站也都特别安置了执勤点,真的是每、一、个,执勤点设有小亭,专人值守,投入的人力物力很大。公交车上,有时司机会让拿着矿泉水瓶上车的人喝一口。日常的戒备,戒备的日常化。

        对于此番景象,在地人都很安然。如同我抱怨胜利日大阅兵,那几日严重限制了普通人的生活,弟非常之理性,说,这就是你选择的城市和生活呀。

        傍晚天上有流云,我习惯了抬头仰望北京的天空辨识北京的云层,回来看新疆的天,好像也不一样,要重新开始认知。

        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在疆过一个悠长的夏天,记忆中只在夏天回来过两次,很短暂,都是家中有大事。夏天的乌市比冬天冰冻的乌市好太多,让人更能爱上这里,以它为圆心向四周城镇辐射,有很多种不同层次的美,丰富,适宜背着包上路的地方太多,地貌如此之广阔,感官富足。年纪小的时候,一心只想着离开,离开好像是生命中天经地义的事情。而现在,也许是我的目光变了,开始主动回望,想深入它的腹地——过去的我也从不曾深刻地理解过它。

         在夏天,也很奇怪,如此多的记忆和人生断章能被激发出来,一波接一波,那感觉有时简直有如身体不知名部分的新生。

    北京清晨有雨。

    傍晚20点,太阳还在大概30° 角。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妇人之爱 Oct 17,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