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 25, 2009

    某种微笑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7027629.html

        某天随意看到一个女孩的blog,写日常生活,上班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用什么搭配什么炒了菜,听了什么音乐,看了什么片子,周末午睡起来看到光影从窗外照进来是何等的静谧,诸如此类。宁静之中却有些许自怜的味道,以极微妙的方式。往前翻了几页,果然是失了恋的人。有时我对文字的直觉和敏感至此。忽而转念想,我的文字在一个陌生人眼里又是怎样的气息?这一年来,生活其实是隐退在文字之后的。那些以极大的坦诚审视着内心的有魔力的语言,时常蛊惑着我搅拌着我,却终究还是没有随意展示的勇气。我控制着那为我所控制的世界。

        迎春花是一夜之间就绽开的。小商店门前的那一株桃花,在夜晚的路灯下也有了一种特殊的清韵,到了白天才能察觉树干其实是沾了一冬的黑尘。它们一直在等待一个适宜的温度。等到了往下就可以顺其自然。在春天面前我常有一种很深的羞愧。
     
        在开心农场种菜,地的外缘总喜欢种一排“防风林”。小时候足球场以西(?)有好大的一片菜地,四周就是这样白杨树夹道。夏初起大风扬沙尘,晚上躺床上细听树叶哗哗噼啪作响,除了判断风势强弱之外,简直有如盛大演出。霜降以后开始落叶。冬日林间土路被冻硬,也把深深的车辙、残叶和羊屎蛋冻在一起。清冷的暮色中有人焚烧枯叶堆,那气味和缓慢上升的青烟,以及更远处荒凉的戈壁,能让年少的人却心生出一种旷古的苍凉和忧愁。看网上虚拟的菜地,我时常想冲到一个类似于想像中的故乡的地方。

        昨夜和十几年未见的林吃饭,回得家来才发现只顾听话说话几乎没怎么吃东西,睡前又找吃的。儿时的伙伴,我们碰杯,却一杯酒都没有喝完,下一次见面不知在何时。只能在走时深深的深深的拥抱。黑夜中久久不能入睡,又在床上来回地摊煎饼。

        最近时常感到有如走至一个开阔之地。希望保持这个感觉更持久一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优越 Mar 25, 2010
    eels Mar 25,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