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7, 2009

    Detail - [看电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7597815.html

        清明时看《天水围的日与夜》,明明是很温情的片子,看完心里却很sadness,甚至很想念自己的母亲。为什么呢?电影的英文名是《The Way We Are》,正是因为这个小人物的“way”吧,很底层的生存之道,即使好人之间相互取暖,那也让人觉得很心酸。用马博士的话来说,“他们的世界里当然亦有我们的存在,互为观照”。那天中午出门前跟弟在Q上说话,他说了些关于“普世价值观”的话题,我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看的”,他说我是你弟呀才说这些话,我说不跟你说了要走了你的话让我很不开心——我不知道我是拒绝听真话,还是自己时常太过于乐观主义了——我们无非都是需要解决各自命题的小人物。

        很喜欢女导演用步步为营的细节展现人物之间的关系和的性格(不过当然这个也不新鲜了)。渐渐的知道,哦原来无所事事的张家安并不是个蛊惑仔。原来擦掉包装袋上的灰、撕掉价签的婆婆送去的冬茹不是虚与委蛇反而是货真价实上好的。原来经济状况一般的家姐并没有被大家庭里有钱的姊妹轻看,舅父们都是有心资助张家安上学的。原来对于在英国读书像是去旅游,回港有如家常便饭,谈论着“菲佣摺衣服摺出痕”表弟表妹,张家安也并不是非常的自卑疏离,他只淡淡的走过来、插不上话又坐回去。真是沉得住气的好小孩。跟徐老师聊天他不以为然地说“没有事情发生便没有情绪呀”(某天晚上看芒果台的韩剧也有一句台词,老奶奶评价孙女带去的男朋友“看上去只要按时供应三餐就不会有贪念的人”)。

        但是融洽的关系里又透着很微妙的克制感。
        大姐代弟妹打了两圈牌,第一轮手顺和了,“三番,出冲的十六个,其他人各八个”。第二轮,别家自摸和牌,“四番,每人输三十二”,刚好弟妹从洗手间回来,大姐硬是坚持掏钱包用现金付了。赢了自然是归人家的,输了则硬要自己担待。
        张家安问妈妈,“明天你去不去探望外婆呀?”“不用这么多人在医院里走来走去,她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探,多我一个又不会好得快一点。”
        中秋节大姐给母亲打电话:“不去了,不想又要他们晚上用车送我们回来,你们自己做节吧,我送你那盒月饼前几天已经送到匡湖居了,不要放在一旁看不见……”匡湖居那个高档的社区,在对话里出现很多次。
        大姐这个角色,不完全是一昧地谦和退让,还有一些硬硬的自尊。兄弟姊妹各自成家立业,这浓缩的小社会里,人情世故、分寸拿捏,终究还是你我有别的。
        片尾看字幕,编剧吕筱华。整个电影都是柔柔的感觉。


        前些天看的《Don't Laugh At My Romance》里,也有很多这样的小细节。
        同学们都在给巨大的充气气球打气,松山健一站在旁边不自觉地揉后腰,忍成修吾就盯着他,然后心照不宣地坏笑。很sweet。片尾修吾偷吻苍井优的那段也可爱得不得了。
        见目和百合过的最后一夜,有一段对话:
        “见目君,我们去哪旅行吧,印度的加罗弗沙罗亚。”
        “印度啊,吃咖喱是吧,我讨厌咖喱。多辣啊。”
        “好幼稚的小孩子。”
        “芥末也不行啊,放了芥末的寿司也不能吃啊。可乐也不行,碳酸不行,气一下上来,打嗝的时候,不会觉得‘啊’的一下吗?”
        “会觉得啊,但是这样才好喝嘛。”
        实在是太女性笔触了(废话啊)。

        朱天心《想我眷村的兄弟们》也有如是让我喜爱的地方。
        “她百思不得其解,自认做得无懈可击,好比她确信经血是有气味的,她便无时无刻不谨慎选择站在下风处,以防气味四散;好比她发现再无法阻止胸脯的日益隆起,痛哭之余日日展开与它的搏斗,偷过母亲的丝巾把它紧紧捆绑住,或衣服里多穿一件小学时的羊毛衫把它束得平平的,有一回厮打时被谁当胸撞了一记,当场迸出眼泪差点没痛晕过去。”
       
        又想起宫崎骏吉卜力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岁月的童话》,妙子说:
        “女生会把那个秘密偷偷告诉喜欢的男生,之后它便哗地一下像抛在风里一样全散开了。在那个揭女生裙子恶做剧成风的年代里,他们更多了一个窥探女生是否来月经的乐趣。上体育课左右为难的是请假还是不请假,请假就意味着主动公布了秘密。坐在球场边上给那帮臭小子捡出界的球时,他们大喊‘别染上月经’!”
        妙子问俊雄:“你上小学时能很快做出分子和分母换位的除法吗?”
        “什么意思?”
        “能够顺利解答分数除法的人,今后的人生都会顺利。有一个叫慧香的女孩,很稳重的人,算数并不很好,可是她能很顺利掉转分子分母,每次都一百分,她后来一直很顺利地成长,现在已经当2个孩子的妈妈了。我一直不行,不仅脑袋笨,还死心眼呢。”
        可是。。。这个动画片的编剧却是高畑勋老爷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浮世绘5 Apr 7, 2010
    浮世绘1·自恋 Apr 7,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