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22, 2009

    Humor - [寻常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38335190.html

        真是狠喜欢这样可爱而幽默地彪捍着的很有灵气的小人儿

        幽默感其实是一种很奢侈的无机物。就像在饭桌上讲冷笑话,惺惺相惜的人会在第一时间心照不宣的大笑,反应不过来的则傻傻如木棍一般杵在那里,睁着呆滞而迷茫的眼晴和满脑门的问号,这是什么意思啊?这有什么好笑的?真恨不得用白眼把他掐醒过来。
       
        幽默到了不能理解幽默的人那里有时就会被骂成恶心甚至下作。
        Chuck Palahniuk的短篇小说集《恶搞研习营》,感谢彭浩翔最早在博客上几次三番的推荐,不过出的是台版书,译言上倒是有同好者已经翻译了几篇。看得人晕倒实在是有些夸张,不过恶搞、核突的小故事着实给人下了一剂猛药,“杀头还赞好快刀”,看毕无言之余,只对着紧凑的笔力和结构布局赞叹不已(《肠子》这篇尤为精致)。就像彭生所说,“这是一个一级讲故事高手的示范作……那不单单是文笔用字的问题,而是在说故事的过程中,透露资讯的次序和速度,如何在三言两语之间,就把整个画面点出来,也让人有看下去的冲动。”

        却见豆瓣上有一贴,可谓坚壁清野的卫道士,称,“不知道人类的品位什么时候堕落到了这种地步,我只想说,这种东西的存在是对人类尊严的巨大冒犯。这种屎尿屁加精液生殖器的所谓艺术,只能让我对原本厌恶透顶的反低俗运动生出一份理解来——如果他们真的是反低俗而不是滥用此名义的话……”
        我一路看着贴主的发言,简直讶异极了。我看到的是一种捍卫和奉行保守主义的主流价值观的霸道,不过却又只是些干巴巴的呼喊着的口号,颇为虚张声势、夸大其辞。正如我不相信“人类的主流价值观就应当是富足、保守、虔诚、随俗从流”(多么的狭隘和小心谨慎),我也不觉得“怪人、异端 、流氓、疯子、赤党、激进派、变态狂、非主流、神经病还有各种各样的怪物颠覆我们的传统,亵渎我们的宗教,搅乱我们的生活方式,看着他们感染了这个社会的皮肤,蛀蚀了这个社会的骨头,腐烂了这个社会的骨髓,令我们的心灵陷入到人类自所多玛以来最深重的混乱与罪恶之中”,这话说得实在是耸人听闻。

        假如果真虚无主义盛行,非主流招摇过市,它们要越界,要反客为主,那么有没有深层地想想,这个世界之所以越来越病态,难道不正是因为“主流”这部庞大机器出了问题?在主流价值体系里以及那些所谓过着正常生活的“正常人”,难道就没有一丝伪善存在?我能说教堂是个最虚伪的地方吗?人们衣冠楚楚地阖家去做祷告、赎罪、忏悔,有节制、有礼貌地在许可范围内提出疑问获得很美很心灵鸡汤的答案,皆大欢喜,然后回来以后该做什么照做什么(我这样带着偏见的想法可能很不敬)。何以又见得“主流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主流从来并且永远、始终都是一个散发着优越感的强势群体,我们也从未缺乏过板着面孔的主流教条和假道学。如果不能从实实在在的角度去讨论问题,而只是简单粗暴地划地为牢,那么只能招致别人的反感。
        
        真的有人从Chuck Palahniuk的书里只能看到表面书写的恶心,却看不到内里极具讽刺意味的黑色幽默和一种深深的伤感和无力感。这些人,他们可能不能想像人世间除了莺歌燕舞以外,还有一个真实的化外之境存在,那是一个他们感受力无法到达的地方,他们不能理解一个扭曲阴暗所谓异端的精神世界、一种虚无而荒唐的人生之境。或许他们也了解,但却从骨子里深深地鄙视和排斥,认为这样的人和低级趣味只配躲在阴暗的壁橱里自生自灭,不值得同情。他们,看了很多书,却没有悲悯的宽怀之心、相同之情。

        我想起来我的一个朋友有时会给我发一些网上聊天记录,男男之间的对话(不是BL),他们聊的很放肆,很形而下的人生问题,都可以写进私小说里去了。他愿意跟我分享这些,大概是觉得我百毒不倾,不太大惊小怪,而且喜欢默默探索人性(当然,这些都是我自以为的)。还有一个原因是,那个聊天里的对方,也是我俩公认的内心很值得探索的、思维方式很古怪的“异己”,他说出的话、做的事有时会让人感到有点小震惊,不过完了之后又觉得这才是结结实实的很真实的个人焦虑和深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Mix & Match Apr 22, 2009
    Goodnight moon Apr 2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