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9, 2009

    记忆的深海 - [潜意识的深海]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0784749.html

        接连好多天晚上都是乱梦。诸多的人出现,相干的,不相干的,在生活中完全没有交集的,几乎想不起的,一面之缘的,甚至是看文章时不经意记住的某个信息点,等等,纷至沓来。以及还有,吐鲁番清澈见底的水库,浓荫掩映的小径,火车穿行在雪原,急着拿出相机的抓拍,春游般笑做一团的同学,某个女人被补充完整的身世,某个外表风光的老父亲的颓然之气,天性凉薄的女作家归国还乡,座中和蔼亲切远不似传闻,哥哥在演唱会,我离舞台上的他那么近……而“他”总是在场,或远或近,充当无关紧要的背景和旁观的看客。杂乱无章的潜意识被放大、延散开来,像是沉在湖底的大水母,不知何故忽悠悠地苏醒过来,然后开始漫无边际地浮游,张着无数透明的臂,搅得记忆的深海一片翻腾,不可开交。
        有两次梦见了母亲。她要骑车上班,而我闲呆着,出于自责和无聊,我依依不舍地一直跟着她,送出客厅,再送到院门外。天色昏暗,暴雨将至,我很担心她挨淋,她穿着本是买给我的却有点大的那件浅驼色的呢大衣,还是那辆红色自行车。出门右拐是无遮无拦的足球场,往左则穿过厂区有商店、食堂、俱乐部或是别的什么可以避雨,两条路都能到达学校。我看着她车把向左,遂有些放心了。关上大门回到院里,斗大的雨点开始打在我俩个光胳膊上,我抬头望天,心里是那样忧伤。又有一晚,梦见弟婚礼前夜,小姨和四姨跟她闲聊,似乎是面对“娘家”的言行做法而发表着“婆家”的见解的那类私房话,她嘴角带笑,只默默地听着,不发一言,又宁静又宽容,像此前一贯的她,心里有那么强大的跟世界和解的温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