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2, 2009

    see more glass - [自我培养]

    Tag: 塞林格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0929863.html

        《逮香蕉鱼的最佳日子》,肩胛骨像两片细嫩的翅膀的、鼓着小肚皮、喜欢嚼蜡烛的、有时会对三岁半的沙伦·利普舒兹流露出一种听上去不怎么善意友好的嫉妒感的西比尔,她把西摩·格拉斯(Seymour Glass)谐音成“see more glass”。
        “又看见see more glass了。”
        “你见到see more glass了吗?”
        “你打算下水吗,see more glass?”

        在那篇《我们仍期待着,塞林格先生》里,Charles McGrath对“see more glass”分析得很到位,“格拉斯家族中的圣徒、诗人和神秘主义者”、“温柔迷人漂渺脱俗的神经质”、“高傲而且爱吹嘘的天才”、“把自己太当回事,自顾自开始给人家上课”、“多愁善感与半生不熟的神秘论腔调”、“随时都在担心自己的精神性”、“无法解决的自我与自我意识问题”、“在粗俗而物质的社会中保留精神生活”、“太过敏感和异于俗众”。
        当然Charles McGrath也少不了对塞林格的评头品足:
        “他的隐逸彻底得足以让托马斯·品钦显得像个游荡的闲人……”
        “不论是有意为之还是纯属巧合,西摩仿佛就是他的创造者的投影。”
        “塞林格精神性的一面也是他最缺乏说服力的一面(精神层面不是他的强项)。他的天才并不在于深刻,而在于观察、倾听和幽默。也许美国作家中除了马克·吐温,再没有人能像他那样精准地表现出装腔作势的幽默与悲哀,以及大城市人自命不凡外表下洋溢的平庸。”不过对于“精神层面的弱势”和“不深刻”,我还是持保留意见吧。

        早上翻了下《弗兰妮与祖伊》,打算旅途的路上重读一遍(最近怎么都在看旧书啊?)。扉页上写着,“一岁的马修·塞林格曾经鼓动一起午饭的小朋友吃他给的一颗冻青豆;我则尽力秉承马修的这种精神,鼓动我的编辑、我的导师、我最亲密的朋友(老天保佑他)威廉·肖恩收下这本不起眼的小书。威廉·肖恩是《纽约客》的守护神,是酷爱放手一博的冒险家,是低产作家的庇护者,是支持文风夸张到无可救药的辩护手,也是生来就是艺术家的大编辑中谦虚得最没道理的一个。”性格古怪的塞林格也能这样不吝给人以溢美之辞的。
        ——今天尽抄书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营养快线 Jun 12,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