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6, 2009

    讲究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1068843.html

        陈丹青用词真别致(或者我的潜台词是“他可真会说话啊”?)
        后来我们一致觉得,这种话语习惯,是出于身为上海人的那种讲究和精致。 
        “在土耳其,到处遭遇我的无知,同时我也拿无知换回我的观点。”
        “不了解历史没关系,博物馆就是个陷阱,它能很自然地引导你进入历史。”
        “在某种意义上我喜欢我的无知,这让我充分依赖我的眼睛。”
        “伊斯兰的清真寺空空如也,不像基督教堂的华丽,它是空的,不跟你说话,却让你产生一种敬畏感。”
        “在土耳其某天喝到的番茄汤让我很伤感,那是十几岁时的记忆,一种不加农药的真正的番茄味道。”
        “中国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有别的东西,儒、释、道,一套伦理纲常笼罩在人的身上起到宗教的作用。不过真正的效果还要再看一段时间。”
        “中国艺术是教化,另外是文人画,提倡出世,西方艺术肯定是现世,画人体就是为了欣赏。”
        “伊斯兰的装饰艺术、花纹纹样甚至围巾的图案都非常好看,看得多了就不想看了,因为这会打搅我对欧洲文明的愚忠。”
        “每个民族都有集体性格。我不反感浮躁,浮躁从另一面说就是有活力。没情没意,‘去他妈的历史我们过得好就行了’,这样想也没错……”
        他的话语的魅力是让人想静下来抽时间好好读读他的新书的那种。
        讲座很明显是友情出演。被请出去游玩了一圈,封面以他的文章为主打的杂志在现场卖掉了好多,书店收银台的姑娘都乐坏了。他也够完美主义的了,又写字又自配图片,连版式都亲历亲为自己排(难怪老说在忙忙忙),“照片偏左一点或偏右一点我都很难受,我要让它们在最恰当的地方才舒服。”不知何故又有些不在状态,经常开口忘词,是场地太小人太多紧迫得难受?还是很明白活动的意图本身就很商业下意识的有些对付?不过说话的时候口气和态度倒都是很温柔的,不像前些年那样满身尖刺以及“他妈的”总是随身携带。
        
        而我和W见面像是对暗号。
        冰冰啤?花椰菜!
        还是她先认出我。我在后面一边听一边眼睛到处寻找“戴一顶蓝色帽子”的女子。是想像中的那种书卷气和古典气,她背着一个白色的线编包,重重的,里面装着学法语的教材,蓝色的连身短裙,瘦得呀。我紧张得都忘问了她是怎么在人堆里发现我的,甚至我们都忘了问彼此的真名!
        撇下陈丹青一起去地下一层去看看外国小说,但心思都不在书上,急于想聊的好多,在书店里又不能太放肆,后来提议去书店边上的那家“黄河水”吃大米凉皮,她是西安人么。说了好多话,很多关于文学的,此外还有80后90后小孩、台湾台湾、处女座的朱天文、“战乱”的BBS……在那样的环境里,我们聊着这些“雅致”的话题,可是形式感却一点也不小资,多朴实!吃饭的人那么多,回家都觉得嗓子扯得过火了。
        她的绿松石的耳环有时一晃一晃的,很爱用反问词“哦?”。柔柔的一个“哦?”,是表示很感兴趣的好奇,也是鼓励人往下说的一种祈使语气。坐在我对面的她,有时是写下“泪水润过的心田格外纯净”、“膜拜大师之后的早晨如此空虚”这样极有骨感的句子的她,有时是很厉害的很想到达她的高度的大学英语老师,有时无非又是我很喜欢却羞于将这种喜欢表达出来的那类女孩。而短暂的一面,我好像还没找好最合适的节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雨中城 Jun 16, 2010

    评论

  • 嘿嘿,我也非常喜欢我们边吃凉皮边神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