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6, 2009

    一种方法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2961355.html

        看他的新书时,时时讶异于他的坦率和对于私密性底线的那么的不介意,“原来这样的事他都是可以说的”。甚至还有些羡慕那个“到处存在的场所,到处存在的‘她’”(当然,“她”在书中全部都写为“他”。也是嘛,粤语中她/他一概都是用“佢”表示)。这个“佢”,始终贯穿整本书里,有时是一种泛指,有时又是具体的那个“她”,可以看出他对她的“我执”之深、用情之真。

        见他之前我并没有在网上搜索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自己这本书的解读,因此自然地带着这样的问题问他。
        不想他却回答:“我觉得那里面并没有什么隐私可言,能写出来的东西就不是隐私了,事实上我也没有写太多的隐私。”——坦率归坦率,但听上去多少还是有些像略显生分的外交辞令。
        我还是不信:“那么真实和虚构的边界在哪里,书中有多少比例是缘于真实性而引发的思索呢?”
        这个问题是多么适合拿来询问保罗·奥斯特啊!不过眼前是大嗓门的、头光光的、戴黑框眼镜的、自己卷烟抽的、说话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他。
        “其实那些像日记一样的文章绝大部分都是虚假的,那些情节也都是虚构的,所谓‘秘学笔记’,也可以叫做虚构散文。开始写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一些写作的模式,第一是我所写的每篇都是独立的文章,但是连起来能够构成一个连续的描述人的过程;第二我要它是一连串的对于某些文本的解读,那些文本有时是一些经典小说,有时是一些诗,有时是电影、音乐、绘画甚至是动画、漫画,透过对它们的解读来表达我对一些状态的沉思。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说它在文体上有些像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

        我继续追问,“书里谈论情感、人生、困境,你自己身上有没有这些问题?对你来说现在这些问题是消失了还是依然存在?”
        他还是那么冷静。像一杯表面不起波纹的水。
        “我肯定有我的很多个人问题,但我当时并没有透过书写把我自己的历史放在里面去处理,它不是我个人矛盾的表达。我顶多是处理一些我看来大家面对情感时会遇到的问题,然后用第一人称的写法写出来。那里面有一些对情感的思考可能是我个人思考的结果,或者是由我的经历总结出来的东西,可是,基本上‘我’是一个半虚构的主体,它其实是在营造一种自传效果,这是文学里常常使用的技巧和方法,人们以为这是自传,但它不一定是自传。我研究过,这个自传效果的达成,主要是靠你要给人一种喃喃耳语的感觉,有了这种感觉,有一个语蔫不详的‘我’在发言,那它就会营造出这种氛围和感觉。所以我在写的过程中其实也在不断地探讨这种写法可以写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挺好玩的,因为以前没写过这种类型的东西。”

        我沉默了。我想我的沉默不是因为被说服了,而是仅就写作层面来讲,我多少受了些启发,体会到了一种写法的好以及苦心之处。要知道看他这本书时,因为时间赶,晚上睡前和第二天中午就读完了,当时还有弟和静以及静妹在身边环绕,却看得并不打发,一气呵成的感觉,于写作的他和阅读的我而言都是。有些属于他的视角的别致的话现在还在心里回绕。想必这就是他期待的效果。

        我还是坚持最初来时的想法。或者不如说,我倒更希望书里的某些秘密真的是他自己的,那样一个有忧伤有孤独、有软弱也有惶惑的他,才会卸掉身上的传说性,显得更加柔软和平常一些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死(二) Jul 26, 2013

    评论

  • 恩,這本書被宣傳為自傳實在有點誤導,還好我對他私事從未有過好奇,嘿嘿。面對面看他和電視上有區別嗎?
    回复sunisdown说:
    基本没差,嗓门大大,礼节多多,感受亲切。我又写了个观后感:)
    2009-07-29 17:04:46
  • 是采访么?好想读这篇采访成型的内容:)

    如果出刊后,小o姐告诉我吧,我要买来看 ~
    回复well说:
    嗯,你给我个邮箱,我可以先发给你看看
    2009-07-28 23: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