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9, 2009

    雨天闻道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3160104.html

        以前有很多次机会比如讲座啦之类的可以看到他,但都没有去,总觉得sooner or later会见着的,不必着急,因此只是事后听听现场录音啦看看别人的评价啦。果不其然。他穿着很随便的白色老头汗衫背着黑色双肩包出现的时候,我像喜欢下雨天的这条胡同一样喜欢他。
        化妆时,摘掉黑框眼镜,闭眼坐着任凭摆布,有点像个小老头,戴上眼镜则就显得很文气了。皮肤还怪好的,细细白白,不见皱纹。
        跟他说,“我们常常在网上看《锵锵三人行》”,他立即回说“谢谢”。
        略带景仰地称赞,“你读书可真多呀”,他客气地说“惭愧惭愧”。
        再说,“你在饭否也有那么多粉丝”,他依然还是“谢谢谢谢”不停。
        开车载他,他下车前会一边说谢谢一边还要拍拍开车人的胳膊表达诚挚之意;送他到书店吧,他会接过伞,很自然地搂着你肩膀生怕你被淋着,礼貌地表达“保护女生为先”。
        若是在讲座现场,就更能见识到他那过多的礼节了。为了让挤在一堆的人都能看到他,他经常站着说几小时的话;给读者签售,总是双手接过书,一笔一划写下“梁文道”三个字,再一笔一划地写下当天日期,签完还不忘双手奉还,面带微笑甚至微微鞠躬说一声“谢谢您”;倘若有人央求他在书页上写下“父亲大人存鉴”、“XXX,我爱你”的,他也是照样谦谦虚虚地满足其心愿。
        总之,他知书达礼,身体力行这些繁文缛节,似有老派文人的嫡传,不过却也不觉得做作,反而舒坦。
        他自己也笑说自己的少年老成——“小时候要是有大人来家里作客,我不知怎的就会说幸会幸会。若是初见面的外人,一出口就是久仰久仰。” 

        喜欢他的人都拣好的说。“他什么都懂,是百科全书”;“他的声音有迷惑力,发音的调子、频率刚好是最容易给人信赖感的那个刻度”;“他造型温润,没攻击力”;“他幽默可爱,没那么多的矫揉造作”;“他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他坚持观点但没有戾气”;“他乐于自嘲和暴露缺陷”……
        如果就此判断他是个迂腐的读书人,那也未必。他照样也会谈“色”论“戒”,和窦文涛许子东三人搭配最为默契。比如某次在节目中讲到舒国治的新书《穷中谈吃》,末了也发句感慨,说,“我在上海时看见满街都是鱼翅捞饭,饭,君子也,下了鱼翅,这个君子不就学坏了吗?”
        他是香港人,又是在台湾上学,“白面书生”,所以就算君子“坏”起来,那也是有节制的痞气、雅致的俏皮。
        那天大雨,风声、雷声、咖啡馆装修的钻头声,声声入耳,他全然不为所动,真真是“很习惯把自己抽离出来”。
        而跟他聊天,就好似开启了一个自动问答机制,抛过去的问题在他那里都不是问题,也不怕没有好答案,并且嗓门大,言语密集。当然,前提是他肯说。
        他讲话果断,中气十足,声音神态都无比稳健,能快速准确地跟随疑问到达问题的终极指向,接着干脆利落地调动思维来解决疑问。从这点可以看出他大脑的转速极高并且极能消解问题。
        间中还卷了好几次烟卷——从随身背的黑色双肩大包里摸出烟盒和烟纸,捏一小撮烟丝出来,再两手并用认真投入地把烟丝捋成长条状,卷起,点着。烟瘾不小。

        他声名渐涨,擅长在公共领域指点江山,每当发生一些事件之后,很多人就会产生“看看梁文道这回怎么说”的应激反应,当然这也是一种信任机制。而他识时务地说“这样很危险”。
        豆瓣梁文道小组人数近万,组员发贴踊跃,他也觉这“不是好事”,屡屡劝散。“他们知道的我都是从媒体中看到的我,那是意识的一个幻影,为一个幻影耗费那么多的心血和时间是不值得的。”
        一个月可以看20本书,自言是个专心的人,很容易从一个状态到另一个状态。职业需要他随时要做不同的事情,每天处理很多事,特别容易分散,就训练自己有多少时间就尽量用,“很少浪费时间”。而且读书不是为了印证自己已有的想法,恰恰相反是为了颠覆既有的想法,“读书如果不能改变一个人而让他变得更顽固的话,那么又有什么效果?在我看来读书是为了要让我更能够反省、批判、怀疑、坚定一些成见和看法。”
        手机也常常是关着的,“现在通讯方便到因为有了这些工具所以我们才要沟通,是为了沟通而沟通,而不是有目的地去沟通。听到手机响就要接电话,有人找就要回电话,久而久之你就很难专心了,你的时间是被别人操控的,你是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现代人跟以前人的最大区别是,他坐坐不定、站站不定,他是浮的,总是等待着别人联络他,等待着一些事情的发生。”
        一般中午前的时间不做任何外界往来,不出门、不见人,就是看书、写稿。晚上也没什么太晚的活动,吃完饭就回酒店。也不喜欢约人出来夜里喝东西,基本上没有圈子,因为“每个圈子的形成都是以排除他人为代价的”,“人老粘在一块就会出问题,会出是非会有八卦。”
        每天上网的时间也大概只有2小时。人们都想知道很多事情接受很多新知,可“问题在于你有没有选择、怎么规划自己的资讯,如果我把大多时间花在某类型的东西上我就看不到别的东西了,关键是要建立一个系统的知识结构,而不是东一点西一点什么都拿来。”

        说自己。“我的特点长处也可以说是缺点就是,我是一个特别容易跳出来看自己分析自己、观察自己和观察身边的环境的人,你也可以说我因此不容易投入到任何的感情关系中。”
        “当然这对写作或者做节目来说是好事,同时也是一个修行的好方式。佛教的修行讲究的就是能不能把自己隔出来,把自己跟自己都能隔开来,那就很好。比如佛教讲生气时观察自己的情绪,仿佛那个愤怒是个没有主体的愤怒,不是‘我’在愤怒,它只是一个客观的叫做‘愤怒’的情绪,而我在干嘛呢,我在观察这个仿佛跟自己无关的愤怒,试图去了解它是怎么回事。”
        也谈两地青年的不同状态。“香港很多年轻人思想上比较内向,比较不着急,或者可以说是有些倦怠,不动脑子。我遇到的大陆年轻人表达欲都比较强,比较有激情,很想知道自己的位置、想证明自己的存在、让人注意到他。可能是整个社会气氛的缘故,他们觉得自己不被注意,或者觉得自己很不安,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变成怎么样、未来如何,这时候就很着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挠心 Jul 29, 2008
    office story Jul 29, 2006

    评论

  • 一個月看20本!一天只上網兩小時。我要牢記這兩個數字!
    回复s说:
    前一个数字很骇人,后一个数字又极节制,我实在做不到哇:)
    2009-08-04 16:3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