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15, 2009

    印象派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4274037.html

        做了一个豆列,“很有喜感的名字”,每天早上都忍不住上去翻一遍,感觉很开心。
        大爱的几个:
        《河马在岸边疯狂地磨牙》、《别着急,我们会想出片名的》、《冲浪纳粹必死》、《希罗尼穆斯·莫尔金能否忘掉莫尔茜·哈姆比而寻找到真正的幸福么?》、《驳斥所有对<景观社会>电影的判断,无论褒贬》、《这些在飞行器里的了不起的男人们,或我该怎么才能花25小时11分钟的时间从伦敦飞往巴黎呢》、《自助餐馆,或在她去过两次巴黎之后你将如何把她留在农场呢?》、《两个锡库利亚纳的男人因一个寡妇引发的流血事件导致的政#治#风#波》、《他们结婚了还有很多孩子》、《不敢问希区柯克的,就问拉康吧 》、《麦唛算忧郁亚热带》、《麦唛小心肉滑》、《宇宙不安学会》、《食蛋挞的路线图》。
        有一个《恶魔、变异人、异形、食人魔、地狱边缘的僵尸化的活死人携妻带子大举归来恐怖进攻不分日夜杀出个黎明》,英文原名是“Night of the Day of the Dawn of the Son of the Bride of the Return of the Revenge of the Terror of the Attack of the Evil, Mutant, Alien, Flesh Eating, Hellbound, Zombified Living Dead”,一口气很多个“of”,想必片子本身也很恶搞。
        捷克的新浪潮电影还是看得太少了。也许是他们的宣传工作没有法国做得好。

        想起豆瓣有两个小组的名字,“你是看多了瞎了”、“你是听多了聋了”——分享电影和音乐资源的小组。

        在木心的新书《云雀叫了一整天》页面看到的一句话,“大红配大绿 顿起喜感 红也豁出去了 绿也豁出去了”,心里暗自赞叹,大概是从书里面摘出的。

        以前问Q同学,“聚会喝得怎么样?”他答,“直接喝成aoe了(为拼音念法)”或“吐成aoe了”。“aoe”即是酒喝大了已然语无伦次,也是吐啊吐的一片狼藉。       

        陈升的《Airport Malpensa》。最近很喜欢意象细密、白描而又抒情的叙事风格,纷纷落落的,有光点和人影在轻盈的跳跃感觉,以及隐约的伤怀,闪烁其辞的聪明,言犹未尽的迟疑。像印象派,又离间又深触及心。说起来很悖论,但那感觉只有自己知道,像是一个秘密。看《看不见的城市》时此感尤甚。

        Nothings good,Nothings bad
        From London to Milano
        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米兰北方,Airport Malpensa,
        蓄长发的女人在柜台前哭泣著,
        往伦敦去的飞机满了,
        他几乎想把位置让给她了,
        而那个有点晚娘面孔的胖女人海关,
        翻著她的护照说:先生,先生,
        你的visa已经过期了吧!
        他没有了什么特别的情绪,
        只说,我是要回伦敦去再回我的老家的。

        Nothings good,Nothings bad
        From London to Milano
        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航班116,他大概是唯一的东方人,他摊开本子,胡乱地写著。
        靠窗的拉丁人好奇地偷看著他的笔记,他心里想:不信你看得懂!
        而窗外的阿尔卑斯山已经铺上了初秋的第一道雪,像~糖粉末面包,
        像极了吃早餐配黑咖啡吃的糖粉末牛角面包。啊!他想这是法国了吧!
        於是呢,就写了一封信给一个没有见过面的朋友,就叫他~就叫他「尚皮耶」好了。

        Chaco,Milano,chaco,Milano.
        Nothings good,Nothings bad.chaco
        Nothings good,nothings bad.
        From London to Milano.
        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Nothing's good,Nothings bad.
        From London to Milano.
        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尚皮耶”,他在纸上写著,“voyage,voyage,voyage.”
        “生命的旅程,没有来的,都是去的,而生命的旅程,真的是有趣啊!”
        “有喜,有悲,也恨,也有爱,生命的旅程,真是有趣啊!”
        Nothings good,Nothings bad.
        From london to milano.
        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Everybody wants to escape from their own body.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北京流水1 Aug 15, 2012

    评论

  • 最近老跑你这里来听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