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 2009

    September Song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5566830.html

        早上被小区学校里闹喳喳的广播给吵醒来,侧耳倾听,原来是新学期开学了,喇叭里校长在用大力地讲话,听上去很激情昂扬,然后是更加激情昂扬的国歌,想必是升旗仪式,然后就散了,嗡嗡的嬉闹声又起来,欢声笑语,一个暑假未见的同学少年,迫不及待的分享,会不会也有隐隐的一点生份呢?想着想着又睡熟过去。

        苏柚在北京的最后一天。问中午想吃什么,“我想想啊”,躺在床上跷着腿敷眼膜的她说。想了半天还是有些扭扭捏捏、试探性地说出了心中想——“你想吃饺子吗?”头一天就想去韩庚妈妈开的饺子店来着,“不是因为粉他,而是看了店面之后会有个直观的印象,以后写稿子才能有感觉”,在大众点评网上看了评价查了地图抄了地址,又知道这个提议肯定会被老王嘲笑,果不其然被否了。
        可这一天我心头被稿子压得不轻松,也没陪她去。在宏状元粥店,又相中了小咸菜,叹了好几次“真好吃”——我其实都没领会哪里好吃,只是很咸而已。走的时候又另要了两份一起打包,给她带回上海去。说是每次到了外地都会开心给她爸爸打电话,“我又发现一种好吃的咸菜了”,真是地道的吃泡饭长大的上海小囡。我们又说起茂吕美耶在《字解日本》里提到的,去日本人家做客,带着本地的渍物其实是最好的见面礼。

        超市出来,无非是四点钟的光景,秋天和夏天的分界却是那么明显,从细微的地方就能觉察出来,日光绵弱,日暮山苍,颇觉惆怅。夏天是在河边玩得满头满脸满身是汗的顽劣少年,而在秋天一下子就进入了严肃的中年危机。在《边境的行星》里,星上一年相当于地球60年,也就是春夏秋冬各15年,村上说假如生在这颗星球,那么希望可以生在夏天,少年时代在夏阳下东跑西颠,思春的青春期在秋天里老老实实度过,而将壮年中年连同严寒一起送走,春天转来时进入老年。多么理想的模式,我也是我也是。同样他提到了Frank Sinatra的那首“September Song”:
    “Oh, it's a long long time from May to December
      But the days grow short when you reach September
      When the autumn weather turns the leaves to flame
      One hasn't got time for the waiting game

      Oh, the days dwindle down to a precious few
      September, November
      And these few precious days I'll spend with you
      These precious days I'll spend with you”
        不过Sinatra的私生活很混乱,一系列的婚姻丑闻,在旅馆和夜总会中的意外事件,对于俱乐部老板、评论家的谣言以及报复,还有同黑帮的瓜葛,据说一直都充斥于当时的报刊和杂志中。


        回到家赶紧催苏柚收拾箱子,看到一个粉色画有很多桃心心化妆包,我随口赞了句“哎呀这个小包怪可爱的”就拐进了卫生间。出来以后再环顾房间看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我伸手把枕头翻起来,因为自己很爱把眼罩呀书呀笔呀之类的小东西压在下面,可看见又一个桃心化妆包躺在那里,“咦怎么又一个一模一样的落在这里”——却忽而又反应过来原来是她把里面的东西腾出来专门藏起来想给我一个意外的。“哎呀被发现了好失败呀”,她又在那里扭动啊扭动。

        四天的时间好像过了好久似的。几天以来一直笑点不断,也不知道怎么了遇到好多事都觉可笑,连包里手机响了我自言一句“老王吧?”然后又故意强调一下“老王八”也会自得其乐好长一阵。
        用了一整个下午给我讲日语关西话关东话发音的不同,一起听《Lucky Star》里歇斯底里的片尾曲,顺便给我翻译《路上のギリジン》的小可爱歌词。
        每天都熬到凌晨4点才睡,哒哒哒的在键盘上敲字,MSN小黄条此起彼伏地闪得好忙碌,兼顾无暇,间中对着电脑屏幕不时地发笑。就像几年前的我一样,晚上就是不想睡不想睡。而现在的我过了1点眼睛就睁不开了。
        第三次去南锣鼓巷,买了几个小本,让我挑一个,然后很乐的说“我就知道你会挑这个最践的表情”。还有一个有小兔图案的布扣子,前一次去时我拿起又放下,觉得不大有用处,可其实心里的喜欢被她看在了眼里吧。
        随时都会掏出手机上网百度一下。无论是我们提到的一部电影名、某个角色的扮演者还是某个明星的出生日期和星座。
        以星座每天分析了好多人。
        50块钱买了2个头部按摩爪,回来还要偏偏淘宝上查,一查最便宜的才卖一个2块,悔得要死要活靠在椅背上扭动啊扭动。
        淘宝上一页页无休止地翻看好玩新奇的小玩意并不懈地收藏之,找到了之前提过的上班族可以随身携带的香蕉盒。
        牙膏管的尾巴挤得整整齐齐扁扁平平的,被我说“此举一点也不80后”。
        去年来时吃过一根双棒冰棍,“好吃死了”,一直惦记到今年,走之前买了2个总算了了心愿。
        说我点一下鼠标中间的滚轴就会关闭窗口了,而不必双击左键关窗口这么麻烦。害得我现在每用滚轴关一下窗口都会有个内心独白“这是苏柚说的”闪现。

        到家之后上MSN,立即给我传了一个她在飞机上编的有关老王之冷笑话——
        老王:酥油你记住,作为一个编辑,成功的要诀有三点。
        酥油:哪三点?
        老王:第一,要敏感。
        酥油:是!
        老王:第二,要有上进心。
        酥油:对对!
        老王:第三,要敏感。
        酥油:……老大,敏感第一点不是已经讲过了吗?
        老王:什么啊!第一点是记性要好啊,你记性怎么这么不好!
        便是这样的苏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寻亲记 Sep 1, 2006

    评论

  •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送我一个卷纸盒。
    回复说:
    既然这么强烈要求,我可以考虑一下随数据线和剃须刀一起宅急送。。
    2009-09-01 20:41:17
  • 感觉真好……
    回复well说:
    撒子感觉么你倒是说说塞~~
    2009-09-01 20:3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