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7, 2009

    双胞胎女郎 - [潜意识的深海]

    Tag: 村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6694893.html

        昨天又做了一个有意思的梦。
        到了某刊的编辑部。有好几个熟人,J低头翻看杂志,跟我打了个不远也不近但明显又有距离感的招呼。她穿着很显气质的很薄的低领贴身灰色毛衣,很低,半个胸都露在了外面,都不敢直视,当然,利落的短发配着这样的风格是很性感的。人们都在悠闲地忙着自己的事。他们告诉我每天早上9点必须要到,我重复着这个不曾听说过的地名,地铁都不到达,7点起来出门时间够不够用呢?
        又踱到相邻的另一间屋子跟人搭讪认识,旁边的某见到我直接地问“你是OYT吧?”纳闷他怎么认得我呢,正在想要不要跟他握下手,可是对方并没有伸出手的意思,而是用垂着的手挨着我也垂着的手,就那样手背和手背摩挲着,又暧昧又不明所以,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群人都围在一起看纪录片,投影墙上打着片首的字幕。我已经过了对纪录片感兴趣的年纪了,在我看来所有的纪录片都是伪纪录片,mockumentary。我扭头走了。去找我熟识的“他”。他这样的老友在这里让我觉得此地并不生疏,并不用花太多心思来适应环境和过渡。
        然后,不知怎么,上司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杀了我。我丝毫不当一回事地看着他笑。他问我笑什么。我说因为我知道你才不会咧。可是没想到他拿什么利器迅速地在我手腕上一划,顿时一阵刺痛,我用另一只手大力地压着手腕的伤口,但是却没办法阻止血汩汩地往外冒。躺在地上的我感觉到身体里的元气也从伤口处一点一点地散发出去了,越来越没有力气。手使劲压着伤口,不知道是不是感受死亡逼近的恐惧的缘故,手心的汗液刺得伤口更加的疼。
        后来,他抱着濒死的我到了一个什么地方,让我喝下一碗混有杂质不怎么干净的汤,那汤就像我每天煮的奶茶颜色。我喝了,很神奇地就完全好了。回到办公室,我报复性地偷了好多粉色小塑料管,像口红管那样的,装得两个口袋都鼓了,只因为颜色很好看。然后我们就一起出逃,因为我们都喝了神奇汤(忘了交待了,他也在我之后喝了几口),所以一路上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黑夜中跑到一个有围栏的空旷草场,前无出路,他埋怨我真笨,只得扭头另找出路。忽然有人影闪过,“不好,是双胞胎姐妹”,他脸微微变色。“那又如何?”“她们可是比较厉害啊。”一通埋头猛跑,双胞胎姐妹向我们开火,就在火力袭来的时候,我们在狂跑中忽然遁形,像忍者那样消失在了夜色中,逃过了一劫。
        紧张得忘了,其实我们都喝了“赐予神奇能量汤”啊,根本不用害怕什么双胞胎女郎的。

        描述起来真是平淡无奇,沮丧,可是在梦里那么精彩,头一次做这么惊悚的梦,并且醒来后还高兴地感觉这个故事很村上式的。

    分享到:

    评论

  • 啊?原来这个“他”是有特指的?
    回复说:
    是啊,每次都是同一个"他"会出现,可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似乎模模糊糊有初恋男友的影子
    2009-09-20 09:30:32
  • 很跳跃思维的梦啊
    不过如果是我,他要是杀我,我也会很开心。
    回复说:
    你觉得我跟“他”很暧昧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有个“他”
    2009-09-19 00:41:36
  • 这大概有什么原因,,好多时候我做了自己觉得很有意思或者很恐怖的梦,可是说出来都觉得了无生趣
    可能是从说的一开始,双方就知道这是个假的故事……
    回复wellllew说:
    嗯,梦里面都是彩色的,可是描述起来却全都变成黑白,无法还原。并且我很热衷于写下自己的梦,可是看别人写梦时却没有耐心,大概也是因为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这是假的”吧。
    2009-09-18 10: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