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6, 2009

    疑似恋爱关系 - [小故事以及素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7067712.html

        热血上涌过后,对着MSN想我也不能好半天不理人呀,该怎么组织语言表达我的心情呢,欲言又止的。
        S那边能看到我正在输入消息。他敲了一句:“你不用说了。”然后过了一会儿电话打过来。
        “说吧,你有什么想法?”一副支部书记做员工思想工作的口吻。
        就吧啦吧啦说了一通连我自己也没想好怎么表达的想法。有时他强行打断我或我强行打断他,都是急切地表述自己的观点。
        有些事情,处于不说未说你知我知心知肚明的状态最好,一旦说出口了,就好像加了码变本加厉了,本不严重都严重起来。还越描越黑。文字制造误解,而语言呢,也不一定都起到化繁为简的作用吧,有时反而越说越乱。

        中间忽然想到一件不相干的事。
        “可还记得那次熬了两个通宵拍模特大赛的事情?”
        “当然。”
        “当时拍得又累又乏,其他的人都缩在边上看,就我们俩在前面跟摄影师沟通,看构图调整模特姿势。”
        “你想说什么呢?”
        “可能当时现场太忙乱了吧,我体积又小,就记得站在你旁边总是被你踩来踩去撞来撞去的。本来也是不足挂齿的一件小事,可是不知为什么现在忽然就给浮上来了,想必当时被你踩了不止一次,所以到现在心里还记着那个被踩的感觉。”
        “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呀,那是你内心深处的自卑感吧,做为矮个子的自卑感。”
        何来此言,我想表达的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呀。我感到再一次站在待解释的深渊之边。他的判断是出于下意识的经验,而我的感受是出于天生的敏感吧。

        “跟自卑不自卑毫无关系,我倒还真没因为个子矮而自卑过。我想说的是,可能正是因为我跟你彼此实在太熟了,所以你才不太在乎我的感受,才会这么随意地一会儿踩我一脚、一会儿撞我一下,一点也不绅士。”这也正是前面在电话里一直想解释清楚自己时我所表达的主旨。
        “我并没觉得我很随意对待你呀,所以你还是自卑嘛,别不承认了。”
        “。。。。”
        “那么好吧,我怎么才能不随意对待你呢?你说说看。”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想说的就是‘不要因为我总是能理解你包容你就因此而忽略了我的感受’,我也是有脾气的。”我总不是总是一直都很懂事的,这回我也有事没事事儿事儿的了一回。
        我不知道是不是就此让他理解了我的感受。想必他也想不通我怎么变得这么complicated。
        所谓人和人之间的理解,其实就是误解的总和吧。
        后来为了结束这次越来越显得很“小题大作”的电话,就说讲得太久了想去上厕所。
        “去就去呗,上厕所又不影响讲电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看你还是太保守了吧?”
        又来了。又给人扣帽子上纲上线。
        “男女总是有别的吧!”挂了电话想,也许有人觉得跟异性朋友一边电话一边嘘嘘真没什么?反正我是不能不拘小节至此。

        美国某个桂冠诗人的墓志铭,“我与这个世界有过情人间的争吵”。忽然觉得我和S有时也疑似恋爱关系,至少在我这头来说是的。
        怎么解释呢?就像起初遇到一个心爱的人时,希望对方能像X射线一样理解自己,对他掏心掏肺,可谁知有一天吵架时他忽然用我诚恳剖析自己的话来反攻我,那一瞬击中要害又束手无策真是齿冷背凉。然后呢,就把赤子之心收起来学会了伪装自己,没事不要轻易表白自己吐露真心,不能让对方轻易看透你,因为你担心那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疼痛感会卷土重来。
        我对S的所谓的“疑似恋爱关系”,也有点像是这样,有时不太敢完完全信口开河地泄了底,大概就是因为爱面子,有些怕他天蝎天生毒舌又很自负,以及老爱抓住小辫子武断地给人下结论吧。
        比如有一天他会饶有兴味其实是很八卦地来跟你谈心,“这么说你都很久没有男朋友了,那~~需求问题怎么解决呢?”冷不丁地让我无以应答。
        又比如他屡屡拿我写的一篇文章说事,“专栏里写北京的公交车站而不是巴黎的小酒馆就是一个不~时~尚!”(换言之时尚杂志就是应该传达优越有品有格调的生活方式,是失眠的晚上在客厅里喝不加冰的威士忌而不是凉白开)
        “怎么会看林语堂的书呢?真是不可思议,那年代的人的东西多老土呀,吃馒头的作家当然和吃面包的作家写出来的东西感觉不一样就是不~时~髦!”某次见当当给我送来的书里有周作人(他给记成了林语堂)就又几次三番地拿出来说。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他是想说写出的东西一定要有时代感现代感,这点我也很认同,但为了印证观点例举的事情却偏狭得让人实在忍不住想反证他。

        有时候琢磨这种误解的逻辑比误解本身还有意思。  
        而事实上反驳他似乎也真成了我的一个长项。前次在星巴克谈事,他屡屡说我不专心老走神,我竟然不服气地说出了“我是在以走神的形式想问题好不好?”史上最强词夺理的一句话。说完都为这经典的狡辩笑自己。
        S又不是我男朋友,为什么那么在乎他怎么看我对我态度怎样呢?误解了我又何妨呢?
        倒是他常常在欲言又止起了个头想说什么的时候,完全都不用步步紧逼,很快他就会憋不住说“算了我还是给你说吧,*&~+@#*%$……”现在我人生中50%的八卦消息源都是来自于他(另外的50%来自于Huabook),而这50%中的80、90%都是有关他自己的,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觉得这一点他很像我弟。我弟刚上大学的时候谈恋爱,蜜糖般的秘密守得很煎熬,躺在床上翻来滚去,终于说“姐,我实在忍不住了,给你讲个事吧,我恋爱了”。后来几经风雨后跟静认识了,也是半夜兴奋地给我发短信,还是同样的那句,“姐,我恋爱了!” 
        所以当S说“可能你是我除了我女朋友之外最了解的一个人了”时,我绝对敢断言“我可是比你女朋友对你的了解还要了解你的哦”。我俩如果凑一起玩《LOST》里的“yes or no”游戏,很可能就像老夫对老妻,面面又相觑,完全互相索然无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词语 Sep 26, 200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