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4, 2009

    摩登音乐节这几天2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48098867.html

        1、A*V*女*优?

        super在音乐节上布置了个帐篷,里面摆双人床一张,纪念Lennon&Yoko“Bed Peace”和平运动40周年以及花名册1周年,往来的人皆可上床拍照留念。还印了“War is Over”的T恤和海报在音乐节上卖(去年摩登音乐花名册的帐篷也很拉风,是布满鲜花色彩浓郁的西班牙&波西米亚风格),离帐篷200米的草地上我们又摆了个地摊,双管齐下。
        前排也在卖货的哥们回过头来指着海报问:“这女的是谁,是个日本人?”“小野洋子呀,John Lennon的老婆。”“她是干嘛的,是A*V*女*优吗?”当时我就震惊了+风中凌乱了,哥们强大的联想力真是jiong得让人吐血,得隔代成什么样子才能把Yoko当成A*V*女*优啊!深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摇滚及嬉皮士文化的普及工作有待进一步推广和深化。
        有一上身只穿着Bra到处晃荡的外国妞,用纯正的中文跟我们讲价,非要买走那个2米多高的“War is Over”大易拉宝,“150卖不卖?我要买回去跟男朋友在这上面做*爱!”

        2、身份的焦虑

        往来皆80后,LX带来的亲弟直接就是个90后,望着她们喝一宿熬一宿也照样白嫩的小脸忍不住内心独白“真是可恨啊”,顺带感怀地遥想一下自己无敌的当年。70后的人怎么都见不着了?怎么都不出来玩了?成天感受到一种很迫切的身份的焦虑和尴尬(当然,也没这么严重了),只能以别的没有经验咱尚还丰富聊以自慰。
        她们在床上拍床照,也是随时一个小可爱的or帅气的or妖媚性感的or很有创意的稀奇古怪的姿势,很放松自然的“玩儿”的天性和表现力。相比之下我就太拘谨了,大概是好久不玩了有些紧崩崩deng不展了。好歹咱也拍过恁么多艺人的呀,怎么就比不过人家拗造型呢。
        还看到些穿得很酷又有范儿的女孩,就像是逛街逛那些blingbling的奢侈品店店,纵使精心打扮了也总觉自己不够潮&博眼球不够出位再出位,一下子就自我矮化了,待得从店里出来又重新正视到了自己的好,觉得自己的风格才最舒服。写作大概也是如此吧,不被各种风格、流派影响和同化,才能保持自己独特的气息和辨识度,此之谓“自我”。

        3、麦当劳就是屎

        刺猬乐队的石璐,鼓打得很帅气,外形却是个学生样,妹妹头,还有些婴儿肥,穿得也一点不Rock,她唱着“麦当劳就是屎!”,却边唱边自己甜笑,有一丝看似怯怯又浅尝辄止的戏谑感,像是青春期女孩偷偷吸了第一口烟或者躲在大人身后跟男孩偷吻,然后很快恢复淑女状,那歌词里面的愤青情绪就被立时被软化了稀释了,像一记猛拳打在了棉花糖堆里。
        Myspace聚友网在舞台两边的大屏幕上可以滚动播放大家发上去的短信,有人写,“做为麦当劳的员工,我感到很有压力......”

        4、孙琳

        有那么一阵子,LX忽然一言不发坐在那里跟手机默默相对。“小欧快看!”,未几她让我看大屏幕上的滚动短信,原来她也发了一条上去,“孙琳,我们分手吧”。可惜闪得太快了我什么也没看着。——孙琳是她男友,她就是为他忽而伤感起来,借机去上厕所时还哭了一场。
        然后剧情出现了惊喜,我们同时看到大屏幕出现一条“我是孙琳,为什么要跟我分手?”继而又有人发,“谁要跟孙琳分手?来,孙琳,他不要我要你”,显见得这哥们把孙琳当女孩来怜惜了。LX一下雨转晴high起来。在豆瓣摩登音乐节小组里,后来依然还有人念念不忘孙琳,LX的那条成为大家印象最深的短信

        5、杨海崧

        轮到PK14时,我站在大屏幕下一直盯着看放大的杨海崧。身边许多人都在摇头说他的歌不好听,大概嫌旋律感不强,我其实也有点听不来他的歌,只是替他觉得遗憾,倘若大屏幕上有滚动歌词,那么也许听的人能更多理解一些他的音乐吧。这是我第一次在大场子看他的现场,他在舞台上的表现力很有激情,大概是那天的状态不错。刚来北京那年,我约了他采访,那时我对摇滚乐的理解、体验以及自我修养都不够厚实,如果放在现在我相信会比那时有质量更高更深刻的交流。在前门麦当劳里聊天,他戴着黑框眼镜,身上有股子让人舒服的书卷气,不像做摇滚的反倒是个书生,要多谦虚有多真诚。就是从那以后开始在暗地病孩子上看他们的文字。这么多年了,杨海崧一直没变,外型是,经历过一些生活磨难以后也依然是。

        6、小河

        小河的现场,我high了,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跟LX一起手挽手地跑到前面去happy地POGO去了。后面俩哥们才是小河真正的粉丝,每首歌都会唱歌词,每一次互动都能严丝密合地对接成功。
        他把黑豹、唐朝、何勇、张楚、崔健的经典歌词做成了个摇滚大串烧;中间插播“下面走来的是摇滚乐方阵,领队是摇滚教父崔健”、“又有一个方队走来,那是后摇方队”,又当下又幽默;还在台上来个假模假式的踢正步走,然后唱“56个乐队 56支花 56个摇滚乐队是一家~~~”;赵忠祥老师磁性的声音穿透SOLO在解说:“动物的交配是一种自私的行为……”中间还有长时间和歌迷的互动,乐队极有耐心一次次配合,下面的人就都像傻子似的听他指挥,任他调戏,我也是。
        真是一场美妙的恶搞呀,喜欢死了。与其说是演唱不如说是一出带着浮夸作派和戏谑色彩的舞台剧,小河很爱演,加了很多的肢体语言,身上每个细胞似乎都在向外渗透着不可遏制的表演欲,歌词的容量好象已经不足以容纳下他想象力驰骋的疆域了。03年约谋在人艺小剧场看康赫的实验话剧《审问记》,就是冲着主演小河而去,坐第一排,近极了,两三个小时谋看得困意连连,“这到底是在说什么啊”,而我却喜不自禁。

        7、痛仰

        痛仰的歌好听,歌迷很多,新裤子也是,一听就明显听出比那些刚冒出来的小乐队整体风格成熟许多,从乐器到主唱。高虎说,“下面的歌送给音乐节辛苦的保安们”,我心一格登,想痛仰怎么可能这么主旋律呢?后又说“歌名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才是了。又有愤青的短信在屏幕上滚动说,喜欢痛仰的人都是对流行歌曲有着一种忸捏的喜爱。不管怎样,说这话的人还挺讲究用词的,有加分。 

         8、交往

        张爱玲说,“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后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我们对于生活的体验往往是第二轮的……”但是先在网上认识的人,还是在现实生活中见了之后才能催生出更多的真情实感。那些花花里的ID变成了一个个真实的有动感的面孔之后,我才觉得他们比在网上还要来得亲切和良善,有种想撇除掉自己性格中的迟疑更加用大力拥抱生活的愿景。我虽不是社交恐惧症,但也不是八面玲珑的交际达人,总的来说有些慢热,在某些场合也会有交流障碍吧,不能一上来就用超强的小宇宙融化掉凝滞而僵硬的空气或随时跟完全不熟悉的人推心置腹。我喜欢面对面的一点点深入起来的交流,那样的过程,有停顿、有缝隙、有迂回,有时节奏会慢一点,有时也会很快进入状态,找彼此的共同点、瞎贫打趣几句、从细节观察体会他们的内心,也或许是想在这个交流变得很随意也很廉价的网络时代、数字原住民时代,保持住最后一点点传统交往的习惯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