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7, 2009

    杂记 - [寻常生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50279611.html

        1、接连两个晚上10点多坐车回家,穿行在雾气升腾的黑夜里,城市像大事即将来临般的蓄势待发深沉多迷,也好像自己坐上的是龙猫巴士,即将驶向黑森林的腹地。大概是从买了件很厚的大衣时就开始自我暗示天冷了,走在夜路上便很有种寒月残星的感觉。今日立冬,“水始冰,地始冻,雉如大水为唇”。

        2、想起那晚和冰啤在五道营胡同吃饱了肚子聊得意犹未尽,出得门又有意外可喜的雨落在身上,好像才是前几天的事,在人家屋檐下嘻嘻哈哈躲避,回家路上又收到她的短信,“到没?天上有朵朵白云”。她才是个季节风物感受力极强的敏感体。在地坛书市上挑老明信片,拿着花草系列一张一张的考她,凤凰、石竹、地丁、菖蒲……她几乎全都认对。说到翻译作品,她说以前很挑,版本不好压根不看,而现在对烂翻译不那么排斥了,并且到达了一种奇妙的境界,那就是,“每当读到滞涩的地方几乎都能想象or还原出英文原句的原貌”——简直是。。。炉火纯青极了,这也是一种逆向的训练吧。碰面时几乎前后脚到,眼看着她拿着手机一边给我发出短信“马上就到”一边急速赶路,一边还目光旁落不放过天桥下每个小摊,我就走在后面,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3、9月末,也是在这条胡同的另一个咖啡馆,和YQ第一次见。从东口进去,发现胡同跟去年变了样,那时候整个巷子灰头土脸,好多小院处于待拆和待建的时态,今年便多出了很多精致迷人的小店,像是当初的南锣发端时,所幸这里尚还有一份被商业和游客席卷前的自在和安逸。在一家很像是古着店里,YQ以为是日本品牌,店主从电脑后探出头,解释都是捐来的二手衣服——是一项捐助西南山区的公益活动。我第一反应是捐出的旧衣服再拿来卖总是叫人感到不舒服吧,YQ则动用了他的行销学思维,如何透明监督,财务流向又怎么控制?
        那一晚YQ一直在兴致勃勃给我讲媒体行销,品牌的想像空间、殖名主义,媒体的品牌植入、内容的销售力,《黑天鹅》、《引爆点》,人的思维定势之局限、创意经济之生机勃勃,以及LHL这个优秀媒体人典范的惊人梳理、整合信息之能力。作为极度资深的“前文艺青年”,他现在用自己在新媒体方面的志向和兴趣掩饰了曾经的身份和痴执,虽不是要与“文艺”的名头划清界限,但言下也似乎总有种自此“改过自新”的意味。他送我一本朱天文签名版的《巫言》,因为它不是他的那杯tea。当然他还是忍不住也跟我聊了文学,谈论三佛和三斯(卡佛契弗什么佛,乔伊斯杜拉斯博尔赫斯)、短篇小说的留白、写故事的技巧,甚至给我透露曾经参加过某个很有分量的文学比赛,并且“很想在文学史上留名”的热望。也一起嘲讽了某个作家某个长篇开篇无关痛痒的闲笔,以及常被放在一起做比的另一位同性作家文字里轻松的现代性。他穿衣是让人舒服的日系风格,体瘦,讲话音大,讲到激动处常常声音盖过旁座,很忘情的。而我坐在那里时不时地恍神并内心独白,“这小脸未免长得太俊秀了吧”。

        4、去剪头发,跟K君也热火朝天的聊了很多,大概是我的话头“做个发型师能遍听多少人间百态呀”引发了他的共鸣。我也在心里侥幸的暗想聊这么热情这次不知能打多少折呢,连他2岁女儿的感冒、抨击医疗体制都兼顾了,得有多体贴呀。结果一个折也没有(上次就很奇怪的给打了7折,而且没话聊)。而K君讲的奇情故事,每个倒也真的都以电光声色的离奇开头始,却以一个索然无味情节和结尾终,让我几次三番被吊起了胃口却重复着空欢喜+烂故事的死循环。后来想,我对听一个完整的好故事的期许,和他在表达或感官体验上这两者之间“落差”,其实也并不能叫做落差吧,因为每个人眼中所看到的事物样貌和这些事物能在他们内心哪些层面发生什么样的折射大概都不一样,这便是感受力的不同,所谓“我看待世界的方式”。

        5、每当这一天我睡饱了起来收拾利索,没有正经的事胁迫我,我坐在电脑前也克制住自己没有浪费时间东看西看而是朝着心里的目标直奔而去开了个好头,我想着我可以依计划专心看几篇“静心阅读”文件夹里存了很久很长却又很有营养的文章,或者可以坚持整理点读书笔记,并且可以做到不被分心地好好写一篇博客了,我就觉得今天这一天实在是好呀,像……像舍不得咬下第一口破坏了形状的糖粉末面包。像一个圆圆的大太阳。像看到爬上墙头的牵牛花、沾着雨滴的狗尾巴草。像霜降过后的玫瑰香紫葡萄。像小时候夏天去冷库买绿豆冰棍踮脚站在台阶上,冷库里的寒气和好闻的香精味从洞开的窗口蹿出来。像久别重逢回到家里第一天晚上钻进的松软被窝。像久未出现的“豆邮(1)”。

        6、查资料时翻看《京都一年》,看到书末最后一页空白处曾经用铅笔写的“读书笔记”:
        1、重看《细雪》。2、买盒装嫩豆腐凉拌。3、买青萝卜,炖排骨。4、想吃7-11的关东煮了。5、去吃日料。
        想必是当时看那篇《吃在京都》看得馋极了。林文月可真是古典美人呀,禁不住去搜了些她的八卦,“据说当年在台大中文系那是非常的女神,台大有得月楼,有谣传是为她命名的。”“当年台大校园流传着,每当林文月穿着高跟鞋‘叩、叩、叩’穿越中文系长廊时,所有人屏气凝神、鸦雀无声,就等待着女神的来到……”

        7、某天又拐进国子监那家有个好听名字的“Lost & Found”,失物招领,翻看新一期《蘑菇》,里面有句话,“台湾性格中有种粗犷,就像柏油路永远没有办法铺平……” 

        8、昨晚去看了个朋友的朋友导的话剧,故事有一些些老套,旁白也略显得冗长而多,并不能够使我振奋,我想我是不是也太挑剔了,总是有过多的看法见解想表达。但每次看戏到了谢幕的那刹,不知为什么总是会鼻子忽然一酸。大概是为演员入戏的那种热忱和认真。下来后坐在一起闲聊了一小会儿,年轻的导演急切问,“感觉怎么样?”“挺好的”之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些自己私以为的看法。对于搞创作的人,我相信这样的交流比单向的恭维要有诚意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其实真的不那么好看,不过谁好意思说啊~~ 呵呵
  • 我也想见YQ君~
    嗯~日系的斯文男
    可以打破狮子座王不见王的规矩……
    回复说:
    啧啧,还“王不见王”。。。
    2009-11-11 23:20:22
  • 这城市还是五光十色的哈。外面刚刚打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