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4, 2009

    “我怎么属于你,与厨娘、威胁及无数尘埃在一起……” - [自我培养]

    Tag: 卡夫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51343473.html

        粗暴

        “我小时候,有一回得到了六便士,非常想给一个坐在老城广场和小广场间的年老的女乞丐。我琢磨这恐怕是乞丐大概从未得到过的粗暴的数目,而我要做这么件粗暴的事,在她面前会多么羞愧。于是我把六便士换成零的,先给那女的一便士,沿着市政厅建筑群和小广场的拱廊转了一圈,像个社会改良家再从左边出现,给了另一便士,又走开,这样兴冲冲地反复了十次(或许少些,我相信那女人因失去耐心而离开了)。总之,最后我无论身体和道德上都垮了,赶回家大哭,直到母亲又给了我六便士。”

        威胁

        “上学的路上,厨娘总是威胁要向老师告状,历数我在家的‘罪行’。同样的威胁重复了差不多一年。我觉得去学校之路如此漫长,什么都可能发生。学校本来就是一种恐怖,厨娘非要雪上加霜。我开始恳求,她摇头,我越是恳求越是觉得我恳求的价值更大更危险。我赖在那儿不动乞求宽恕,她拖着我走;我威胁要通过父母报复,她笑了,在这儿她是至高无上的;我抓住商店的门框基石,在得到她宽恕前不肯动。她一边拖着我,一边发誓告状时罪加一等。眼看晚了,圣詹姆斯教堂的钟敲响八点,可以听见学校铃声,其他孩子开始跑,我最怕迟到,我们也跟着跑,‘她告状,她不告状’这一念头纠缠着我。事实上,她从没告过状,但她总是掌握似乎在不断增长的机会(昨天没告状,而今天我肯定会的),她从未打消这主意。有时想想看,Milena——在小巷她气得跳脚,一个女煤贩子常凑在旁边看热闹。Milena,多么愚蠢,我怎么属于你,与厨娘、威胁及无数尘埃在一起,这三十八年尘埃飞腾,落在我肺里。”

        卡夫卡,《给米莲娜的信》。通信三年之后他们结束这段无望的关系。其间他历经了患肺结核而四处疗养的旅行经历,完成小说《城堡》,而米莲娜则饱受着与丈夫之间形同陌路却无法分离的婚姻。如此纤细敏感的内心。“他们的恋情充满空隙,却都被文字填满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自动贴身机 Nov 14, 2008
    南方五 Nov 14, 2004
    南方四 Nov 14, 2004

    评论

  • 我来也!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