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8, 2010

    名字的咒 - [自我培养]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cleverou-logs/51422082.html

        1、我有个无意中起的很喜欢的名字叫花椰菜,之所以不叫西兰花(太通俗),也不叫花菜(太乡土),可能是潜意识里挺媚西化的吧。看美剧就时常会冷不丁地恍惚觉得“自己”被叫到——Gabrielle威胁她的胖女儿,“把你盘子的花椰菜最好给我吃掉,否则后果自负!”可见我已经成功的自我催眠、自我代入、自我认同了。花椰菜虽不像汉堡、热狗、三明治那么频繁的出现,但总也比听见“馒头”、“土豆”、“大葱”时以为是在叫自己要好多了。可见起名字的品位很重要。

        2、《宫心计》里有个姚金铃,名字听上去就很苦命+市侩+怨妇,不是个省油的灯,据说果然后来命运的不公让她几次三番深深的羡慕嫉妒恨之后,性格就变成了那个样子,搅得后宫风生水又起。可见命数天注定哇。
        而刘三好呢,这个名字很奇怪,既不古代也不宫廷,很跳脱很游离,不具象,这个人果然在剧里就很脸谱化(或者说很不人性化),她的种种行径好得既奇异又不可思议,简直有如菩萨转世,挺zhuangbility的,傻人又有傻福。如果换个邪恶的角度看,也可以把她的所作所为想象成很有心机很老谋深算。以这样的假想看这个戏才会更加的有意思。

        3、张爱玲在《必也正名乎》里说,“适当的名字全在造成一种恰配身份的明晰的意境”,比如“柴凤英不但是一个标准的小家碧玉,仿佛还有一个通俗的故事在她的名字里蠢动着”。她说外国先生读到“伍婉云”之类的名字舌头仿佛卷起来打了个蝴蝶结,“念起我的名字却是立即朗朗上口,这是很慈悲的事。”

        4、部落对名字很虔诚。《Heroes》里已经成为国会议员的Nathan,某次在超能力即将丧失前落在了某个部落的丛林里。土著人和他有一段对话:
        “你不该这么轻易就说出来你的名字,有人认为知道了名字就认识了这个人,又有的人认为名字能够赋予力量。”
        “所以你自称Baron Samedi?(大王)?”
        “所以你也喜欢‘议员’这个称谓?别人就会奉你为神?”

        5、《千与千寻》里,汤婆婆夺走他人的名字,以便能够主宰他人,被夺去名字的人,会不懂得回家的路。她看着千寻在合约书上写下大名“荻野千寻”,一边说着“好奢侈的名字”,一边在名字上方一挥手,“荻野”和“寻”便从纸上飞起来被汤婆婆收走了。千寻将自己当作是小千,一直好好地隐藏自己的真名。钱婆婆也说,“千寻真是个好名字,你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名字啊。”伏在白龙背上在空中飞翔的某一刻,一直觉得和小白好像很久以前见过面的千寻忽然想起妈妈告诉她的事:“我小时候曾经掉落河川里,那条河已经被填了,上面也建了房子,不过我现在想起来了,那条河的名字是,琥珀川,你的真名是琥珀川。”一瞬间白龙身上的鳞片开始齐刷刷的脱落,迅速飞过身后消失在夜空,白龙恢复成小白的样子,俩人手拉着手在空中欢乐地飞旋——
        “千寻,谢谢你,我的名字是赈早见琥珀主!”小白恢复了记忆。
        “了不起的名字,像神明的名字。”
        

        6、村上春树的《东京奇谭集》里有一个故事《品川猴》,这个猴子就专偷喜欢的女人的名牌(挂在宿舍门口写着名字的木牌),只要有特别让它动心的名字,猴子就抑制不住冲动把名牌弄到手。因为被偷去了名牌,故事的主人公大泽瑞纪便开始时常想不起自己的名字,起初一个月一两次,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至少一星期发生一次。想不起来名字的那一刻,记忆徒然消失,“脑袋里一片空白,越是寻找线索,她越是被吞入没有轮廓的空白中”,“失去名字的人生,感觉如同不再醒来的睡梦”,大泽瑞纪只好买了条银项链把名字刻在上面。
        后来事情经过神奇的人调查水落石出
    ,被抓住的猴子又说出了很意味深长的一段话:“我也不光是干坏事呀,我确实偷了名字,可是与此同时,名字里附带的消极因素也被我多少带走了一些。没办法挑挑拣拣,偷名字的时候把那里面的坏东西连同好东西一起接受下来。”
        那么,瑞纪
    的名字中附带着什么不好的东西呢?她几次三番追问,猴子才说出了实情:“从小你就没有充分得到任何人的疼爱,你自己也该隐约有所感觉,可是你有意不去感觉。你想回避这一事实,想把它塞进心底的小黑洞盖上盖子,尽量不去想难堪的事,不去看讨厌的事。在生活中把负面的感情扼杀掉,这种防御性姿态成了你这个人的一部分,这使得你无法无条件地真诚地由衷爱一个人。”
        结局是
    瑞纪的名字回来了,她将和那里面含有的东西一起走完以后的人生。进展或许顺利,或许不顺利,但不管怎样,那终究是她的名字,是她的人生。大概也是因为小说末尾这一番升华,我对这个故事格外记忆深刻。

        7、《阴阳师》的一开篇,博雅就和安倍睛明在讨论什么是“咒”。晴明说,咒的意义很可能是名,举例来说,这世上最短的咒就是“名字”,其它如山、海、树、草、虫等,这些名称也是咒的一种。所谓咒,简单说来就是束缚,名称正是束缚事物本质的一种东西。“如果这世上有无法为其取名的东西,表示那东西其实什么都不是。也可以说根本不存在。”即使是眼睛看不见的东西,也可以用名来束缚。比方男人喜欢女人,女人也喜欢男人,如果用名称来束缚这种感情,便是“恋情”。(怪么说,“花椰菜”已经把我束缚住了。)
      小说里还讲到,一般说来术士绝不会亲笔写下自己的名字交给同样是术士的人,因为这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

        8、《海鸥食堂》里也有一杯被下了咒的咖啡,店里一台老旧的咖啡机曾经的主人——那个中年大叔手把手教给幸惠一句煮咖啡时的咒语“Kopi Luwak~~”,便能使咖啡味道香浓可口,幸惠每每带着神秘的笑容百试不爽……

        9、朱天文的《巫言》,没有看,先不说。只看她自己常对人说“命名”的苦恼和喜悦,“小说在写时,只能做一件事,吸口大气潜入意识之海,召唤出恍兮惚兮之中的像与物,赋予造型,给它名字,只能做这件事。”也与术士无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发问 Jun 18, 2014
    烟水愁城 Jun 18, 2009

    评论